<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莫扎特歌劇與啟蒙運動丨《費加羅的婚禮》所彰顯的啟蒙精神

        2016-09-27  紅豆居士

        女高音弗萊明《費加羅的婚禮》“求愛神給我安慰”

        淺談莫扎特歌劇創作中的啟蒙元素

           導讀:本文通過對《費加羅的婚禮》的劇本題材、音樂形象以及重唱合唱場景的具體分析,展現了莫扎特的啟蒙思想在歌劇創作中的體現,并提倡了一種通過歷史的、意識形態的角度對歌劇創作進行分析的方式。 

         莫扎特作為十八世紀歐洲古典時期的音樂巨匠,其音樂創作體裁之廣泛、題材之豐富以及數量質量之高,都是音樂史上少見的,“他的創造力和抒情天分使他成為了歷史上最主要的三位或四位音樂巨人之一”。歌劇作為所有音樂體裁中最復雜的形式,在莫扎特的音樂創作中占有很重要的位置。莫扎特一生之中寫有二十一部歌劇,其中至今仍在上演的有《費加羅的婚禮》、《唐璜》、《女人心》、《魔笛》、《后宮誘逃》等,其中被公認最杰出的是《費加羅的婚禮》、《唐璜》和《魔笛》。 

        《費加羅的婚禮》

        一、題材的啟蒙意義 

         《費加羅的婚禮》(Le nozze di Figaro,K429)完成于1786年,首演于當年的5月1日,我們可以明確的注意到這個時期正是法國大革命爆發前夕。從歌劇的取材來說,法國作家博馬舍(Pierre-Augustin Caron de Beaumarchais,1732.1.24—1799.5.18)的戲劇劇本《費加羅的婚禮》本身就是一部受到啟蒙運動思想影響的優秀文學作品,其對歐洲封建貴族的諷刺和挖苦較之《費加羅的婚禮》的前篇《塞維利亞理發師》更顯得辛辣和露骨,也正因為如此,在當時雖然歐洲的其他國家都可以上演作為戲劇的《費加羅的婚禮》,在奧地利的首都維也納,奧地利皇帝卻命令禁止。后來由于民眾的反對情緒日益激烈,出于緩和階級矛盾的目的,皇帝才口頭批準了《費加羅的婚禮》作為歌劇上演,于是根據洛倫佐·達·彭特改編的歌劇腳本,莫扎特與1786年完成了這部歌劇的創作。也就是說,由題材就決定了這部歌劇的啟蒙性質。當然,達·彭特對原作進行了一些必要的改編,鈍化了劇中機智的下層人民的鋒芒,使得整個劇本的諷刺性減弱不少,以便那些懼怕這樣一部反映下層人民運用智慧、愚弄和戰勝墮落貴族的戲劇會在社會層面帶來不可估量的負面后果的維也納貴族階層能夠不再反對該劇目的上演。 

        Bryn Terfel 演唱《你想要跳舞,我的小伯爵》

        二、音樂形象中的啟蒙元素 

         盡管受到各種限制,在有限的腳本架構下,莫扎特憑著其天才的創作能力在很多地方用音樂的語匯掙脫了情節的限制,仍然在諷刺和挖苦貴族這一層面上給我們帶來了很多驚喜。 

         例如在第一幕第二場中費加羅的謠唱曲《你想要跳舞,我的小伯爵》(Se vuol ballare),按照故事發展的邏輯,費加羅在得知伯爵想要獲得其婚禮當晚新娘的初夜權時,本應義憤填膺,滿懷憤怒,其音樂旋律應該激昂慷慨。但是,在這里莫扎特卻用一首優雅而機靈的小步舞曲來表現費加羅的情緒。 


        他唱道:“你想要跳舞嗎,我的小伯爵,好吧,我會用吉他給你伴奏。你想耍花招嗎?好吧,但你得先到我的學校好好學學。”

           整個旋律的情緒蘊含著憤怒卻表現得克制、冷靜又不乏活潑俏皮,始終保持一種居高臨下的自信和輕蔑。費加羅在這段謠唱曲中胸有成竹地描繪了自己將用各種各樣的妙計打擊伯爵的陰險用心,心智在這場斗爭中將是他唯一的也是僅需的武器。此外,伯爵夫人的唱段也是值得一提的,在第二幕第一場伯爵夫人第一次出場時她唱了詠嘆調《求愛神給我安慰》(Porgi amor qualche ristoro)。 


        她唱道:“愛神,請給我一點安慰,讓我的愛人回到我身邊,不然就慈悲地讓我死去。”

           這段旋律悠長平靜且憂傷,但并不絕望和憤怒,產生非常優美的審美享受。在整出歌劇中伯爵夫人是唯一一個閃爍著人性光輝的貴族階層,雖然伯爵的始亂終棄和薄情寡義使她非常痛苦,但她并未被嫉妒、憤怒等情緒支配,伯爵夫人的愛情觀是以隱忍和包容為基調的。強調人性的光明面、對身邊人的包容和原諒,并借此達到人與人之間的理解,從而實現社會的平等自由,這是啟蒙運動從十三世紀的文藝復興運動中繼承而來的思想,這種思想在這部歌劇中通過伯爵夫人得到了突出體現。 

         作為劇情沖突的反面人物——伯爵在全劇中只有一首宣敘調和詠嘆調,《他贏得了訴訟?》【編者按:應是《你贏得了訴訟?》,Hai Gia Vinta La Causa!。在這首詠嘆調中,莫扎特集中地將伯爵夫人的反面展示在伯爵身上。 

         伯爵在這段演唱中展現了他的多疑猜忌、對蘇珊娜的垂涎三尺、對費加羅的嫉妒和憤恨和想要利用自己審判費加羅與馬爾切麗娜之間債務官司的權利來破壞費加羅的婚禮。在整個詠嘆調的最高潮部分,伯爵對自己的計劃籌劃再三并深感自信,他唱道:“現在復仇是最好的方式,我的幸福不會被努力奪走!”作為觀眾,在了解了費加羅、蘇珊娜與伯爵夫人的計劃后已經知道伯爵的如意算盤必將破產,所以,伯爵越是顯得信心滿滿,就越是令人覺得愚蠢可笑。在歐洲封建時代,貴族作為上層統治階級,在“君權神授”的理論支持下,總是以一種情操高尚、道德完善且寬容仁慈的面目示人。在這首詠嘆調中,莫扎特將這層面具用充滿極度憤怒和高傲的激昂旋律徹底揭破,將貴族階層的墮落腐化和道貌岸然公之于眾,反對階級身份由出身和命運決定,主張人人生來平等和“天賦人權”,這正是啟蒙運動精神的核心,在這首詠嘆調中得到了充分的貫徹。 


        三、重唱場景安排中的啟蒙元素 

         《費加羅婚禮》中的群眾合唱場面并不多,且規模不大;相較而言,歌劇中的重唱場面卻非常多而且質量頗高。在這些重唱場面中,莫扎特也同樣在場景安排和音樂創作中體現出了很多啟蒙精神的影響。 

         例如第二幕第六場的三重唱《小心點》,這是一個戲劇張力極強的場景。伯爵夫人在自己的房間將凱魯比諾打扮成一個小姑娘——這是她與費加羅和蘇珊娜商定的計劃之一,這時伯爵狩獵突然返回,情急之下伯爵夫人將凱魯比諾塞進衣櫥,并對伯爵謊稱里面是蘇珊娜在試結婚禮服,由于伯爵夫人神色慌張,伯爵命令她將衣櫥打開,而蘇珊娜正好在門口將這一幕看在眼里,三個人之間上演了這首三重唱。這首三重唱的中心是伯爵與伯爵夫人的對抗(蘇珊娜的唱詞邏輯上只有觀眾能夠聽到),兩個人的情緒都非常激動,伯爵由于嫉妒而憤怒,為了證明伯爵夫人的不忠而急于打開鎖上的衣櫥。而伯爵夫人的情緒比較復雜,有基于無法解釋衣櫥當中有男人的恐懼以及基于這種擔心的心虛,也有對于伯爵的無端猜忌的憤怒和委屈。兩人在急切的弦樂伴奏下快速地交替對峙: 

        伯爵:你出來! 

        伯爵夫人:不要這樣! 

        伯爵:說話! 

        伯爵夫人:安靜!! 


         然后音樂突然經過上四度轉調,更加緊張,兩人互相威脅:小心點!(giudizo!)如果情緒失控,立刻就會導致家丑外揚,在城堡內掀起謠言。蘇珊娜作為一個旁觀者一開始不知所措,后來慢慢了解了事情的原委(這樣才能夠在伯爵夫婦離開后將凱魯比諾放走并自己躲進衣櫥),并加入了重唱。這個場景的特殊意義在于,在歐洲封建時代,貴族的行為規范是要受禮儀限制的,即使在夫婦之間也應該有互相尊重甚至相當“客氣”,莫扎特讓伯爵夫婦互相拋開身份和禮貌而相互激烈地指責、威脅,本身就相當大膽,更有甚者,他還為這場拋卻身份地位,幾近“撕破臉”似的爭吵安排了一個下層人民的代表——蘇珊娜來作觀眾。而通過歷史的和意識形態的角度對這部歌劇進行分析,則可以豐富我們對這部傳世杰作欣賞的視野,并更好的理解這部歌劇。 

        編者按:本文作者朝魯,原載《戲劇之家》, 2013年。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