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五)賞奇石風景 感山水情懷

        原創
        2018-04-03  李軍頑石
        李軍

         
        ?     燕樂(宴樂)是娛樂宴飲場所演奏的音樂,燕樂歌詞稱為曲子詞,流行于隋朝,并以民歌形式流行于唐朝市井。文學體裁的“詞”(長短句)是源于曲子詞的音樂文學形式,長短句參差錯落,頓挫活潑,凸顯了諧和音律,靈巧配樂的優勢,中唐白居易、劉禹錫等將其引入文壇,晚唐溫庭筠確立了詞的長短句格式,打破了近體詩的單一格局,開創了婉約詞的前身花間詞。以溫庭筠、韋莊為代表的花間詞派的興起,是詞作為獨立新興詩體走向文壇的標志。花間詞重在描寫花前月下的濃情艷思,纏綿悱惻的離愁別緒和風花雪月的閑情艷趣,在美色歌伎的演唱下,柳嬌花媚,萬種風情,詞風走向香軟的“艷科”是其必然歸宿。晏殊、柳永、李煜、周邦彥、李清照等婉約派詞人承襲花間詞傳統,改進發展,筆觸細膩溫婉,文字清新優美,詞韻生花,自成一家,但題材依舊狹窄局限,整體詞風仍未邁出“艷科”門檻。詞人們沉迷在聲色的愜意中,詞風嬌媚浮艷,鮮有淳美雅致的風韻,難見托喻寄興的高雅,缺少悠遠雋永的意境,更是遠離了雄姿英發的豪邁,宋詞成了第一個專門描寫艷情的中國文學體裁,即使是另類題材,也深受其影響滲透,甚至連豪放派開山祖宗蘇軾的詞也大部分屬于“艷科”范圍。回歸唐詩高遠古雅,“去俗復雅”成為宋詞革新的方向,宋初范仲淹的《漁家傲.秋思》播下了種子:“塞下秋來風景異,衡陽雁去無留意。四面邊聲連角起,千嶂里,長煙落日孤城閉。濁酒一杯家萬里,燕然未勒歸無計。羌管悠悠霜滿地,人不寐,將軍白發征夫淚”。“詞至東坡,傾蕩磊落,如詩如文,如天地奇觀”,蘇軾開創的豪放詞風是宋詞步入鼎盛的里程碑,蘇詞昂首樹堂堂之陣,立正正之旗,認為詞就是長短句之詩,有意皆可入,凡事皆可言,以詩入詞,以文入詞,把詞“言情”和詩“言志”完美整合,改造詞風,廣闊詞境,雅化詞品,一掃紅香翠軟,妖嬈艷麗的“婦人詞”媚態,并沖破音律束縛,強化文學性,弱化音樂性,把詞從音樂的附庸解放出來,漸進詩化雅化的革新最終由蘇軾完成了復古突變,連男歡女愛的描寫也脫離艷俗情調,呈現出雅致高格品味,“詞至東坡,其體始尊”,從“詩余”脫胎換骨,躍升為與唐詩并駕齊驅的抒情文體。
        ?
        ?

             蘇東坡、王安石、歐陽修等寫了不少山水詞,縱貫兩宋的隱逸詞也含有大量山水詞作,雖未形成主流氣候,但仍別具一格,佳作迭出。華嚴經講“一花一世界,一葉一如來”,鄭板橋說“一枝一葉總關情”,婉約詞精敏捕捉到景物細節,景色描寫入神入微,景象描畫清麗凄迷,情感宣泄凄美婉轉,如暗香襲人;豪放詞精妙把握住景物精神,筆觸高昂雄健,氣勢恢宏磅礴,不輸唐人自信豪邁氣象,如鯤鵬展翅。王國維說“一切景語皆情語”,詞人們殫精竭慮,調動一切文學手段,在意象發揮上揮灑自如,在審美體悟上神采飛揚,在意境營造上意味無窮。筆韻夢幻優美,意蘊綿長悠遠,美感多姿多彩的景物描寫是宋詞花園中姹紫嫣紅的奇葩,失卻了它的芳華,宋詞也許就是干涸的河,深秋的樹,絕難書寫出它燦爛輝煌的無上光榮。
        ?
        ?
        ?
             南宋《吹劍續錄》有一則故事,蘇軾問一位善歌的幕士:“你怎么看我和柳永的詞?”,幕士回答:“柳郎中的詞,只合十七八歲女孩兒,執紅牙板,歌楊柳岸曉風殘月。你蘇學士的詞,須關西大漢,執銅琵琶、大鐵板,唱大江東去”。詞人可以相輕,詞風可以不同,但都離不得山水風光的裝點,沒有楊柳岸曉風殘月渲染,柳永可能會婉約得稀奇古怪,沒有大江東去浪淘盡烘托,蘇東坡也可能會豪放得怪古稀奇。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