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紅樓夢》里賈母天天沒事就組織聚會,就不怕吃垮賈府嗎

        2019-04-24  黃少祺

        歷覽前賢國與家,成由勤儉破由奢。

        何須琥珀方為枕,豈得真珠始是車。

        遠去不逢青海馬,力窮難拔蜀山蛇。

        幾人曾預南薰曲,終古蒼梧哭翠華。

        1.三出戲百度seo軟件

        詩中的“珍珠”、“琥珀”是不是有些眼熟?沒錯,她們都是賈母手下著名的大丫鬟。琥珀的地位僅次于鴛鴦,而珍珠就是襲人的原名。

        如果給賈母貼一個標簽,大家會想到什么詞呢?慈祥,善良,得體,大度,其實都不準確?最準確的一個詞就是熱鬧。

        賈母是一個非常喜歡熱鬧的人。為了熱鬧,她找個機會就組織大家來場聚會。

        讓大家記憶比較深刻的就是給寶釵過生日。本來,史湘云都要回家了,賈母說:先別走,等過了你寶姐姐生日,看了戲再走。

        為了給寶釵過生日,賈母跟王熙鳳說,我出20兩,置辦酒戲。

        對于賈母來說,找個機會就把這些媳婦、孫媳婦、孫女們、當然還有寶玉拘來,大家一起看看戲、猜猜謎、喝喝酒、行行令,她覺得非常好。可是有一個人卻覺得一點意思都沒有,他就是寶玉。

        幾乎每一次賈母組織的聚會,都會讓寶玉不高興一場。

        就說寶釵生日這次,偏偏有一個小戲子長得像黛玉,大家都不說,就湘云心直口快說出來了。寶玉趕緊使眼色。結果鬧得湘云與黛玉都不高興。

        賈母還組織過一次去清虛觀聽戲。本來,這次初一日去清虛觀打醮并不算一件大事。王熙鳳是打算帶著寶玉、黛玉、寶釵他們一起出去躲個清凈的。可是跟賈母一說,賈母說:既這么著,我同你去。

        結果,小集趕成了大集。榮寧二府許多人常年在府內當差,都把這次去清虛觀當成一場春游了。于是丫鬟攛掇主子,鼓搗許多人都去了。

        賈母去了依然是雷打不動聽她的戲。連續三出戲是《白蛇記》、《滿床笏》、《南柯夢》。第一出是熱熱鬧鬧造反,高祖斬白蛇;第二出就是郭子儀勞苦功高,連皇帝也要讓自己三分;第三出就是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

        其實前面寶釵生日上也有三出戲,端得是非常有意思。

        第一出是《大鬧天宮》,寶釵點的。孫悟空鬧天宮,擺明是要打破天宮舊有體制,打出自己的一片天空來。

        馬上王熙鳳就點了一出《劉二當衣》。薛家有許多當鋪,邢岫煙就有一件衣服當到薛家當鋪里,寶釵還打趣說,人沒過來,衣服倒先過來了。王熙鳳的這出戲,恰是對薛家的一種揶揄式攻擊。暗諷薛寶釵就跟劉二一樣,早早來等著備選女史,又像劉二當衣服一般,來得太早了,人家當鋪都還沒有開門呢。對待薛寶釵,賈母的心思與王熙鳳是一樣的。所以王熙鳳點完戲,賈母馬上就表現出“相當喜歡”。

        寶釵當然不能服這個軟,馬上就又點了一出《醉打山門》。那么這出戲,她還專門給寶玉講了其中的《寄生草》。說什么金滿床,銀滿床,還不都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那里討煙蓑雨笠卷單行?一任俺芒鞋破缽隨緣化!這“芒鞋破缽”用得好,直接告訴王熙鳳,咱家走到哪,哪里就是家。

        2.螃蟹宴

        在與王熙鳳的交鋒中,寶釵從來就沒有服過軟。難怪寶釵是來等著備選女史的,她平時說話還真有那么點官氣。看看她對大家的稱呼就知道了,比如:顰兒(黛玉)、迎丫頭(迎春)、探丫頭(探春)、藕丫頭(惜春)。對王熙鳳,寶釵也是直接稱呼“鳳丫頭”。

        寶釵心里很明白,自己雖然跟王熙鳳是姑舅表姐妹,但王熙鳳直接聽命于賈母。所以,寶釵也做了一件非常值得思量的事兒。

        賈母不是喜歡熱鬧嗎?正好湘云因為加入海棠詩社的事準備攢一個飯局。結果寶釵說,你家里的情況我也知道,不如我幫助你做這個東道吧。

        關于史湘云家,這里需要著重點幾句。史家雖然沒有以前風光了,但依然還有兩個侯爺,家境應該不會到了窘迫的地步。不過史湘云說,現在許多下人都辭退了,許多的活計都是自己家人一起做。我們只能說,史家已經感受到了奢靡之風乃是敗家的根本,所以開始懂得節儉了。這點恰好與賈家形成了鮮明對比。

        與薛寶釵王熙鳳等人相比,史湘云是一個心思簡單之人。面對寶釵提議,他很自然就答應了。于是,明著是湘云請客,卻變成了薛家一次奢侈大還席。

        本來湘云想請的是海棠詩社的人,那么寶玉、寶釵、黛玉、李紈加上三春就夠了。結果呢,寶釵說,前日姨娘還說要請老太太在園里賞桂花吃螃蟹,因為有事還沒有請呢。你如今且把詩社別提起,只管普通一請。等他們散了,咱們有多少詩作不得的。

        這樣一來,寶釵的這場螃蟹宴,首先是還了王夫人請賈母的愿。然后順帶請大家作詩。

        湘云許多時候與黛玉有些相似,想事很簡單,與寶釵是完全不同的。這里并沒有貶低寶釵的意思,只是寶釵從小的環境造就了她這樣一種“天生女官”的性格。他父親早亡,哥哥又是一個不爭氣的大玩鬧兒。所以從小她就要幫助料理家里的產業。從她對自己家里當鋪熟悉程度就能知道。

        寶釵做事安排事,是一種命運使然般的滴水不漏。不是她一定要去爭強好勝,實在是她要不用心,可能薛家也就早早呈現敗相了。

        這頓看似簡簡單單的螃蟹宴,到底花了多少錢呢?劉姥姥說得好:“一斤也就稱兩三個的大螃蟹,三大簍,七八十斤。一斤就值五分。十斤五錢,五五二兩五,三五一十五,再搭上酒菜,一共倒有二十多兩銀子。阿彌陀佛,這一頓飯的錢夠我們莊稼人過一年了。”

        這頓飯花了一個莊稼人一年的開銷。這飯夠不夠奢侈?在劉姥姥眼里夠了,但在賈母眼里差遠了。

        賈母一看,薛家隨隨便便吃頓螃蟹就二十多兩,不行,這面子要找回來呀。畢竟人家是在咱們家住著呀。還有關鍵的一點,史湘云可是她史老太君的侄孫女。

        3.湊份子

        過了幾天,賈母把王夫人找來了,她說:過幾天就是鳳丫頭生日了,咱們給她過一過。

        其實以前沒有給王熙鳳過過生日。賈母也挺會圓,她說:上兩年我原早想替他做生日,偏到跟前有大事,就混過去了。今年人又齊全,料著又沒事,咱們大家好生樂一日。

        王夫人就問,這生日怎么過呢?賈母說,咱們也學學那小家子,來個“湊份子”。

        就這樣,湊份子開始了。

        賈母說,我出20兩。看來20兩是賈母的標配。

        薛姨媽馬上就說,我也出20兩。

        薛姨媽雖然輩分小賈母一輩,但人家是薛家之主,所以份子錢不能低于賈母。

        接著,邢夫人、王夫人說:我們每人出十六兩。

        尤氏、李紈說:我們每人十二兩。

        大家這么湊份子過生日,這不是明顯增加大家的經濟負擔嗎?賈母想過這事沒有呢?

        她是想過的。不過她就想到了李紈。賈母說:“你寡婦失業的,那里還拉你出這個錢,我替你出了罷。”

        王鳳姐忙趕緊接過話茬:“大嫂子的錢我出,我出。”做為賈母最得力助手,這些地方王熙鳳斷斷不會丟漏。

        主子們出了,奴才們也要出。結果王熙鳳想起來了,還有周姨娘、趙姨娘呢?不告訴人家就是看不起人,人家一準不高興的。于是,好歹找人讓她們都出2兩銀子。

        既然是給王熙鳳過生日,就不能讓王熙鳳操持了。于是這事就交給了寧府的尤氏。

        大家的份子錢陸陸續續交來了。就還剩下老太太、太太們的。于是尤氏親自上門找王熙鳳去要。王熙鳳兜了一大包銀子給尤氏,告訴她別點了,銀子都在這呢。

        尤氏偏偏死心眼,非要一五一十當面清點不行。果然發現,缺少李紈那份。

        尤氏說,你少給我弄鬼,你大嫂那份你說你拿,怎么沒有?結果兩人半真半假談條件,也就稀里糊涂過去了。

        尤氏又把平兒的、兩個姨娘的、彩云的,都退還給了她們。

        關于王熙鳳過生日這件事,到此基本就結束了。與其他幾次大聚會相比,這次說的前戲多,至于怎么過的都略過了。

        那么這件事要說明幾個意思呢?

        其一,就是賈母的攀比心理。前面薛家搞得螃蟹宴雖然很鋪張,可也就20多兩銀子。這次,賈母隨便吆喝一聲,就是200多兩銀子的開銷。一頓飯呢?!夠劉姥姥一家子吃10年的錢,就這么花了?

        其二,湊份子一事中的道德綁架。王熙鳳過生日,誰不出份子呀?特別是她手握后勤財務大權,賈府那些下人誰敢不出份子呀?

        其三,借這個機會,王熙鳳對周姨娘、趙姨娘暗中進行了教訓。不是說我克扣你們房里的份例錢嗎?這次,一人先拿二兩再說。看你們以后老實不老實?

        其四,這里的油水大的很。李紈的12兩沒有交,兩個姨娘還有平兒、彩云的錢都退了,又少了幾兩。簡簡單單明路上就可以差20兩,又一頓螃蟹宴了。剩下的200多兩,尤氏貪多少,就難說了。

        4.寶黛心

        簡單一分析,賈母喜歡聚會這事真是有百害而無一利。鋪張浪費不說,大家還要都裝得很高興,但事實上并沒有幾個人真心喜歡這種瞎吃瞎喝的聚會。

        還說寶玉吧。王熙鳳過生日這么大的事,虧他平時總是扭股糖一樣猴在鳳姐身上,人家鳳姐好多年才過一次生日,你居然外出吊祭金釧去了。

        不是說寶玉對鳳姐有意見,是寶玉早就厭煩了這樣的大聚會。他喜歡的聚會,是海棠詩社那樣的聚會,而不是大家聚在一起陪著賈母看只有賈母才喜歡的鬧戲。

        就如那次螃蟹宴,等賈母一干人都走了,大家開始做菊花詩,之后又吃螃蟹。寶玉來了一首《螃蟹詠》。

        持螯更喜桂陰涼,潑醋擂姜興欲狂。

        饕餮王孫應有酒,橫行公子竟無腸。

        臍間積冷讒忘忌,指上沾腥洗尚香。

        原為世人美口腹,坡仙曾笑一生忙。

        賈寶玉這首詩,一直都是被專家和世人忽略和低估的一首詩。這首詩堪稱賈寶玉在《紅樓夢》中的代表作。詩眼就是“坡仙曾笑一生忙”,非常有陶淵明的田園意境。

        那么黛玉最喜歡誰的詩呢?陸游的詩她喜歡一句“古硯微凹聚墨多”,李商隱的詩他喜歡一句“留得殘荷聽雨聲”。而她真正喜歡的詩人,唯有陶淵明。

        黛玉在《詠菊》中寫道,一從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風說到今。在《菊夢》中又寫道:登仙非慕莊生蝶,憶舊還尋陶令盟。同樣題材的詩,兩次出現“陶令”,真陶粉無疑。

        所以看到寶玉的這首頗具陶令田園氣息的《螃蟹詠》,黛玉馬上就和了一首。這就是真正的心靈契合。但當寶玉看了正喝彩,黛玉便一把撕了,令人燒去,因笑道:“我的不及你的,我燒了他。你那個很好,比方才的菊花詩還好,你留著他給人看。”

        黛玉對寶玉這首詩評價非常之高。因為她自己的三首菊花詩已經被評為了本次菊花詩賽的前三名。可是覺得都不如寶玉這首詩!

        那她為什么要燒掉自己這首《螃蟹詠》呢?黛玉有時候跟湘云犯一個毛病,太情緒化。她這首詩本來是和寶玉的,可其中兩句“螯封嫩玉雙雙滿,殼凸紅脂塊塊香”分明又犯了寶釵的忌諱。這不就跟寶玉說寶釵“體豐怯熱”是一個意思嗎?

        黛玉的詩是脫口而出,雖然不是故意諷刺寶釵,但寶釵馬上不動聲色地也和了一首。這仨人,真真大智慧,又有小心思。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