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武大郎殺死自己:舔狗的人生 到底有多么卑微?

        2019-05-02  克格勃的...

        一、

        知乎上有一個話題:“舔狗到底有多么卑微?”

        這個話題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里,已經有2100人回答、超2000萬的瀏覽量,這組數字就可以看出舔狗們內心的掙扎。

        舔,傷情;

        不舔,傷心。

        可在《水滸傳》中,舔狗是會送命的。

        武大郎就是一個大舔狗。王婆說的“潘驢鄧小閑”,他一個都沒有,如果生活在現在,武大郎只會得到“負分、滾粗”的評價。

        而在北宋年間,他卻撿了一個大便宜。

        清河縣有一名女服務員,名叫潘金蓮。長得花容月貌,身材也前凸后翹,任誰看都是一個標致的大美女。

        一來二去就被男主人看上了,本著“有錢就要多照顧人”的想法,想把潘金蓮占為己有。可沒想到,她回頭就到女主人面前告了一狀。

        怒了,“我要把美好毀滅給你看。”

        于是,武大郎家中坐,媳婦天上來。

        如果不是狗大戶的話,憑武大郎“三寸丁谷樹皮”的資本,想娶老婆都難,更何況是娶美女?做什么夢呢?

        可現在夢想成真了,他感覺這是命運的恩賜、是祖上積德的造化、是好人有好報的應驗。

        這段不平等的關系,武大郎沒有任何資本去維護。他唯一能給予女神潘金蓮的,只有無條件付出。

        他趴在塵埃里,希望能得到女神的垂青。

        二、

        武松打虎后,在陽谷縣遇到了哥哥。

        武大郎很幸福,終于見到日思夜想的弟弟了。他帶著弟弟回到家中,想好好痛飲幾杯,才能表達此時的激動。

        可就在此時,他的舔狗本色露出來了。

        潘金蓮說:“我陪叔叔坐會,你去安排些酒菜來。”

        武大郎說:“那就太好啦。”

        在一般的家庭中,不管是親戚、朋友、同事到家里做客,肯定是男人作陪女人做菜吧?即便男人的廚藝好,女人會頤指氣使嗎?

        肯定不會。

        何況,還是當著人家親弟弟的面?

        而且在飯菜擺好之后,座位是怎么安排的呢?“武大叫婦人坐了主位,武松對席,武大打橫。”

        武松是客人,坐在主人對面沒問題,可問題在于,主位上坐著對家庭沒有任何貢獻的潘金蓮。

        作為一家之主的武大郎,硬生生坐了末席。

        招待的還是親弟弟。

        按道理說,潘金蓮吃人家的、穿人家的、住人家的,一切全是武大郎賣炊餅賺回來的,應該對武大郎好點吧?

        可從這件事看,潘金蓮的地位早已穩固。

        武大郎把一家之主的地位拱手讓給媳婦,然后圍著她團團轉,生怕潘金蓮有一絲一毫的不滿意。

        在女神面前,武大郎的內心極度自卑,為了維護這一段不平等的關系,他只能把僅有的東西全部奉上,包括尊嚴。

        舔狗的悲哀就在于:

        為了巴結女神而喪失了全部自我,他只會小心翼翼地舔,卻忘記了人類是追隨強者的動物

        世間千種人,弱者能收獲的只有同情和憐憫,絕不會有半點尊重。

        書中有一段潘金蓮的心理描寫:

        “你看我那三寸丁谷樹皮,三分像人、七分似鬼,我也忒晦氣......武松又未曾婚娶,不曾想這段姻緣卻在這里。”

        舔狗以為能用卑微換來女神的真心,可女神依然不把他放在眼里,心里想的卻是一個認識不到半小時的陌生人。

        這一切的果,都是武大郎自己種下的因。

        三、

        武大郎的身上,還有一種小人物的市儈和掙扎。

        在陽谷街頭遇見武松時,他的第一反應是:“我又怨你,又想你。”這里的想念,除了兄弟之間的情義,還有另一層意思——武松對他有用。

        曾經的武松年輕氣盛,經常酗酒打架斗毆,是一枚街頭古惑仔。每次闖禍被抓后,武大郎都會被叫到縣衙去領人,沒有一個月清凈。

        武大郎經常抱怨:“該死的熊孩子。”

        他怨恨弟弟破壞了自己的生活,可血濃于水的感情和責任,又讓他不得不為武松撐起一片天。

        可當他得到潘金蓮后,又特別懷念弟弟。

        屌絲和女神的關系,讓所有人都認為:“武大郎沒有保護潘金蓮的能力。”于是,他們都想去插上一腳。

        反正你是矮窮挫,欺負你又怎樣?

        清河縣,他們被欺負的活不下去,只好卷鋪蓋搬家到陽谷縣。可陽谷縣的人又豈是良善之輩?

        新的環境,終究還有新的惡人。

        這時的武大郎,多么希望弟弟能在身邊,用拳頭和武力幫自己撐起一片天。當他們在街頭相遇,武大郎的內心應該是:

        “以后誰敢來欺負我?哼!”

        溫馨的大哥和精于算計的小市民,兩種截然不同的氣質,造就了掙扎的武大郎。

        于是,狗大戶把潘金蓮送給他時,他根本沒有考慮:自己的實力能不能養得起、看得住?

        反正是天上掉餡餅,不要白不要。

        明知道潘金蓮看不上他,可心底柔軟的一面卻在說:只要好好做自己,一定能俘獲金蓮的真心,她一定會被我感動的。

        嗯,加油,打氣。

        武大郎沉浸在自己的意淫中,卻忽視了潘金蓮眼中的野望。

        四、

        潘金蓮是見過世面的女人。

        她在大戶人家中做服務員,能見到普通人見不到的風景:

        正宮和小三斗的好激烈哦,她們都有靠山;

        上層社會用什么包、說什么話、做什么事;

        張總開什么車、趙主任有多少錢。

        在這樣的環境中時間長了,潘金蓮會對自己有不一樣的期許。

        是啊,每天見的人非富即貴,說的話也不是下里巴人能聽懂的,她會自動代入上層社會的角色中,即便是自己腦補。

        這種女孩,我們也能經常見到。

        比如,有的女孩明明顏值不高、工作不好,卻希望男朋友年入百萬、有房有車、做自己的忠犬舔狗。

        她從哪來的自信呢?

        一問才知道,她的朋友/同事/親戚就是這樣得到幸福的。這就是明顯的代入感太強,又腦補過度了。

        別人能得到,肯定有過人之處,不代表你也可以。

        說回潘金蓮。

        這樣的潘金蓮,即便崗位只是女服務員,但肯定不會看上賣炊餅的武大郎。我相信,當狗大戶把她嫁給武大郎時,她崩潰了。

        不甘心、屈辱、怨恨、報復......從此在心里扎根。

        當初不愿和狗大戶茍且的潘金蓮,開始變得招蜂引蝶,想證明自己的魅力和價值,并且對武松和西門慶主動出擊:

        “你若有心,吃我這半盞兒殘酒。”

        “官人休要羅唣!你有心,奴亦有意。你真個要勾搭我?”

        勾搭武松失敗后,潘金蓮在廚房破口大罵,如果站成圓規狀,是不是像一個活脫脫的楊二嫂?

        其實,也是一個可憐人。

        五、

        武大郎拼命的舔,始終舔不到潘金蓮的要害。

        他根本不是潘金蓮需要的人,他卑微到塵埃里的跪舔,只會讓自己顯得更加懦弱、更沒用、更煩人。

        需求不對等嘛,做什么都是錯的。

        如果是現代社會,潘金蓮早提出分手了,甚至他們都沒有機會在一起。

        潘金蓮拼命的撩,始終撩不到想要的人。

        直到遇見西門慶,她才感覺找到真愛,甚至不顧世人的指指點點,每天去王婆家約會,甚至愿意為了西門慶毒殺親夫。

        這時候,她成了西門慶的舔狗。

        說到底,舔狗只是這樣一群人:

        自身的實力配不上野心,想屌絲逆襲卻沒有正確的打開方式,又對未來心懷希冀......他們除了當舔狗,別無辦法。

        有時候,對自己有正確的定位,其實很重要。

        武大郎不過是個賣炊餅的,如果能拒絕狗大戶的美色財物,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女人,即便不能很幸福也會安穩一生吧。

        潘金蓮沒有公主命卻得了公主病。嫁給武大郎就好好過日子唄,都是勞動人民,誰又比誰高貴呢?

        有沒有清醒的自我認知,人生結局真的不一樣。

        武大郎死到臨頭還在舔:“你救我活命,這事一筆勾銷,武松回來后也不對他說。”意思是,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就原諒你。

        最終換來一句:“大郎,起來吃藥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