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黃渤徐崢力捧的良心片,每一秒都是人性暴擊

        2019-05-05  茂林之家

        多少人,還不知道生命的意義為何,就開始創造新的生命。

        作者:槽值小妹,來源:槽值(ID:caozhi163),經授權發布

        被《復聯4》占領了一周的朋友圈,總算慢慢冷靜下來。

        可小妹心有不甘。

        不讓更多人知道另一個震撼的故事,才是最大的遺憾。

        黃渤、徐崢都在微博為這個故事賣力賺吆喝:

        沒錯,是被稱作“奧斯卡最大遺珠”的《何以為家》(又名《迦百農》)。

        它讓3萬人在豆瓣哭著打出了8.8高分,如今上映,上座率卻很慘淡。

        因《我不是藥神》爆紅的章宇說,故事中的主角小男孩,貢獻了“偉大的表演”。

        與其說是演技,不如說是很多被埋藏在暗處的生活本身,就足以給人一記暴擊。

        如果可以選,

        多少人不愿來到這個世界

        父母,如果不是新生命對抗世界的第一道保護傘,這場被動的人生,注定充滿無限悲傷。

        所以小男孩 Zain 在影片開頭就說:

        “我要起訴我的父母,因為他們生了我。”

        他的父母生下了他,卻沒有給他一個合理的存在理由。

        更沒給他機會,先做個孩子再長大。(以下情節稍有劇透)

        擁擠的房間里,Zain 只能蜷縮著、和兄弟姐妹一個疊一個睡。

        他們與父母之間,只有一條不隔音的簾子。

        同齡人都在上學,Zain 只能羨慕地看著校車上的書包,帶著弟弟妹妹沿街叫賣飲料;

        他到雜貨店打工,拖著趕上半個自己大的煤氣罐從街頭送到街尾;

        拿著假處方,去藥店一遍遍地撒謊,幫父母買制作“毒品”的原料......

        一邊的成年人吞云吐霧,Zain 已經習以為常,稚嫩的臉顯出幾分冷漠。

        臟話成了他的日常用語,似乎只有這樣,才敢用小小的身軀與周圍險惡的世界周旋。

        求生的種種技能,好的壞的,他比大人都熟練。

        被迫過早進入大人世界的孩子,只有滿滿的無助與絕望。

        在這樣一個不堪的環境里,這家人擁有最多的,也是孩子。

        孩子和父母的關系,天生無法平等。

        父母決定了要不要給孩子生命,孩子卻無法選擇要不要出生。

        一個人的出身,不一定能決定他的一輩子;

        但父母,注定掌控一個孩子所能接觸到的幾乎整個世界。

        稍微大一點的出門干活補貼家用,小一點的養在家里,抱不過來,就用鏈子拴著放在地上。

        對于 Zain 的父母,多一個孩子,就多一個掙錢的工具。

        無力反抗,惡性循環

        比受苦本身更讓人無法接受的,是受苦卻沒理由。

        生活給了小小年紀的 Zain 足夠的經驗,這不是什么好事,但他只能承受。

        即便發現自己一次次陷入無能為力的境地,無人來救,也還是要反抗。

        Zain 看到妹妹 Sahar 月經初潮,他想到的第一件事,竟然是不能告訴父母。

        這是只有親眼見過悲劇的人才會有的反應。

        Zain 手把手教妹妹如何處理血漬,給她偷衛生巾,生怕她會被父母賣掉。

        可他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他偷偷收拾了妹妹的衣服,去雜貨鋪偷了許多食物,跟大巴司機商量好價錢,準備帶著妹妹離開這個家……

        但還是晚了一步。

        Zain 回家去接妹妹時,媽媽正在把妹妹往外推。

        他試圖阻止、乞求,卻換來一頓毒打。

        只有11歲的 Sahar 這就變成了別人的妻子。

        她的價值,是用來抵押房租。

        對父母心灰意冷的 Zain 離家出走。

        一個孩子獨自面對成人世界,讓畫面有著天真與現實的強烈反差:

        他站在比自己還高的柜臺前試圖找份工作,可沒有人要他。

        成人世界根本沒有他容身的位置。

        直到他遇上一個沒有合法身份的單親媽媽,她讓 Zain 照顧孩子換食宿。

        為了哄孩子,Zain 在小屋里用鏡子反射光看動畫片;

        用加了糖的冰塊給孩子吃;

        迫于生計,他學著父母賣“毒品”,賺錢養小孩。

        盡管 Zain 如此努力地改變現狀,現實也總能給他致命一擊。

        不久后,這個單親媽媽突然失蹤,Zain 不得不獨自照顧她幼小的孩子;

        辛辛苦苦賺的錢被房東拿走,無家可歸的他和小孩只能露宿街頭;

        那個曾經因為心疼妹妹,把家里小孩腳上的鏈子扯開的 Zain,如今卻主動用繩子綁住了另一個小孩的腳。

        即便恨透了無比討厭父母的做法,無路可走的Zain,還是在掙扎后變成了自己討厭的模樣。

        《最后一個摸金校尉》里說:

        人的一生,會長大三次。

        第一次,是發現自己不是世界中心的時候;

        第二次,是發現即使再怎么努力,終究還是有些事令人無能為力的時候;

        第三次,是明知道有些事可能是無能為力,還是會盡力爭取的時候。

        瘦弱的身軀努力想要與這個世界抗衡,想要用自己的力量改變些什么。

        可沒有父母的引導,一個孩子,終究只能是個孩子。

        活不下去的 Zain,只能把小孩賣給人販子。

        “你想扮演大人物嗎?你終要付出代價的。”

        年幼時,拼命想改變生活;

        后來沒死,用天真抵了命。

        也許,這就是代價。

        有罪的不是貧窮,是愛無能

        Zain 帶著小孩子獨自求生的掙扎,讓人數次淚目。

        這還不是最讓人揪心的。

        飾演 Zain 的小男孩是“純素人”,從難民堆里被導演發現的。

        影片最后有這樣一句話:

        “本片大部分劇情,都是他的親身經歷。”

        看到這,心像被揉碎了。

        十五年前,是枝裕和也向世人講述過一個無比殘酷的故事——《無人知曉》。

        單身母親一次又一次戀愛,生下四個沒有戶口的孩子。

        為了掩蓋本不“應該”出現在世界上的生命,四個孩子中只有長子能在陽光下生活;

        剩下的弟弟妹妹,就藏在兩個大行李箱中進門,或者趁夜色溜進來。

        他們隱匿在冷酷的社會中,過著“不見天日”的生活。

        每次搬到一個新處所,都會有一段短暫的幸福時光。

        但隨著母親再一次遇到“真愛”,五個人的家庭開始分崩離析。

        長子一邊翹首盼望著久不歸家的母親,一邊在一次次失落中承擔起照顧妹妹們的重擔。

        買菜、做飯、洗衣服,除了維系基本的生活需求,他還要仿冒媽媽的口吻給大家寫信,將僅有的微薄積蓄分裝到四個信封里,佯裝是母親給大家的節日禮。

        渴望上學,也想要打棒球,但只能孤獨地看著學校大門;

        密不透風的生活以及孤立無援的處境讓人很難生存,但姑且還能維系過活;

        直到家里的錢慢慢耗盡,水、電、燃氣被斷掉,食物成為了奢望……

        原本干凈整潔的生存環境慢慢難以維系,本就狹小的空間堆滿了臟衣服、發霉的碗筷、廢物雜物,逐漸變成了垃圾場,淪為一片廢墟。

        僅有的幾次渺茫的生機短暫閃現,又瞬間傾塌,死亡接踵而至。

        家中最小的妹妹因失足踩滑而死。

        小女孩安安靜靜被裝在箱子里帶到這里落腳,又悄無聲息地被放在箱子里離開。

        在這個無人知曉的清晨,永遠地安睡。

        死亡是世界上極其殘酷的事情,但比死亡殘酷的是世界的冰冷無情。

        當屋子里已經餓臭熏天的時候,街坊鄰居沒有一個人察覺到這里的異常,世界的冷漠在一個小小的區域里達到了極致。

        無能的大人、冷漠的社會以及早熟的長子;

        如地下老鼠一樣的生存處境,看不到太陽也不能上學;

        兩部影片的主題何其相似。

        和《何以為家》相似,《無人知曉》也改編自真實事件——1988年東京巢鴨兒童遺棄事件。

        但真實遠比電影殘酷。

        1973年,年輕女孩惠子(母親)與男同事開始同居,生下沒有戶口的長子,又被孩子的父親拋棄,之后,另外三個孩子陸續出生;

        1987年,惠子帶著四個孩子搬到東京巢鴨的一間公寓;

        一年后,惠子徹底拋棄追求幸福的“絆腳石”,一去不復返。

        一直照顧家庭的長子年僅14歲,因為家里沒錢,屋里被停了水、電、燃氣,淪為垃圾廠;

        長子的兩個朋友頻頻出入玩耍,最后害死了小妹妹。

        直到三四個月后,房東因多月未收到房租,又找不到承租的大人報案。

        當巢鴨署的警員接到投訴進入屋內,只看到兩名女童奄奄一息地躺在垃圾堆上……

        罪魁禍首不是捉襟見肘, 而是那拮據漸漸讓人無法用愛對抗生活。

        就算再艱難的處境,只要有一絲渺茫的愛與關懷,生命都可能煥發不一樣的溫暖生機。

        《無人知曉》中一個短暫出現的溫情角色,是一個和主流社會格格不入的女學生。

        她被同學排擠,在一家小孩最困頓的時候,加入了這片無處落腳的“廢墟”。

        她和小妹妹一起畫畫,同大家一塊去公園接水、澆灌小小的種子,一度給灰暗的生活帶來明亮的艷色;

        《何以為家》中,收留 Zain 的單親媽媽沒有合法身份,還是拼盡全力帶著孩子爭取生存的機會:

        上班時候把他藏在廁所,趁著休息的功夫偷偷去喂奶;

        沒錢買,就撿來別人剩下的大塊生日蛋糕給孩子慶生,也歡迎 Zain 加入他們的生活;

        最走投無路的時候,孩子也是她的底線。

        流浪的 Zain,在別人的媽媽這感受到了信任與溫暖。

        因貧窮而失去愛的能力,比死亡更殘酷。

        Zain的父母有罪嗎?

        或許是。

        但讓他們同樣無力的是,貧窮使這個“龐大”的家庭以無比畸形的方式運轉。

        讓更狠絕的傷害,出自最親近的人。

        男孩想盡一切辦法隱瞞妹妹的成長,但也無法從父母手中搶回朝夕相伴的親人。

        這種對生命的“殘害”循環往復。

        11歲的妹妹Sahar因難產失去生命,她的“丈夫”卻完全沒有意識到問題。

        生而不養的父母、無知的“妹夫”,無形中都成了幫兇。

        流浪許久,回家后的Zain發現妹妹去世,怒不可遏。

        他沒有一點猶豫,抄起一把刀,上街,刺向那個害死妹妹的男人。

        失去孩子的母親,在審判場上也委屈地控訴生活有多難:

        “為了讓孩子活,我愿意犯下千萬罪,沒有人有權批評我,我是自己的法官。”

        Zain 入獄,她來探視,卻告訴他一個新的生命即將取代 Sahar。

        “作為補償”。

        這場“沒有愛”悲劇中,一切按下了開始,就再也沒有停止的可能。

        這故事離我們并不遠。

        多少人,還不知道生命的意義為何,就開始創造新的生命。

        父母沒能給這些孩子的,在這些無知的孩子變成父母后,依然無力給予。

        “即使是番茄醬也有名字,都有生產日期和到期日期。你的孩子只打一出生就死了,他不存在。”

        飾演Zain的小男孩,因為這部電影獲得了合法身份,開始上學,全家移民到瑞典。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故事中千千萬萬的孩子中,只有他被選中,才迎來命運的如此轉機。

        創造一個生命并不偉大,只是本能;

        人性與良知,才能賦予生命真正的意義。

        給這個勇敢的小孩祝福,也希望不會再有孩子,需要變得如此勇敢。


        作者簡介:本文轉自公眾號“網易槽值”,網易超有情調的公眾號,既有痛快的吐槽,也有很深刻的分析,推薦大家深深深深入了解她,每天中午,一起發現生活,微博@槽值,公眾號:槽值(ID:caozhi163),富蘭克林讀書俱樂部經授權發布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