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烏鎮、西塘:江南雙子星的命運翻轉

        2019-05-05  茂林之家

        不少群友都在討論五一去哪里玩。因為不少是長三角的,所以很多提到去烏鎮、西塘等古鎮走走逛逛,體會一下慢生活。

        所以今天這一篇,三土就來和大家聊聊烏鎮、西塘這對江南古鎮“雙子星”的前世今生與彼此異同。

        話說大明宣德四年(1429)三月,大理寺卿胡概巡視江南后,以地廣賦繁奏請劃增縣。翌年三月二十八日,敕分嘉興縣東北境之遷善、永安、奉賢三個鄉和胥山、思賢、麟瑞三鄉之部分置嘉善縣。

        可問題就來了,縣城安在哪?

        當時參與競爭的地方主要有兩個,一個是魏塘鎮,一個是西塘鎮。由于兩地各方面的數據指標不分伯仲,所以最后決定稱土決勝負。哪里的土重,哪里就更適合筑城,就選哪里做縣城。結果據說是魏塘人耍了手段,摻了水,使得其土稱出來的分量重于西塘,奪得了縣城的歸屬權。

        這可能只是個民間傳說,但從中也可以看出,西塘的經濟實力其實與縣城不相上下。

        事實上,直到今天,西塘仍是嘉善的經濟強鎮。而其經濟之強,可不是強在什么旅游,而是首先強在工業。比如西塘下面的大舜集鎮,就是中國有名的紐扣之鄉,又比如大名鼎鼎的富士康、富通、中糧,都在西塘投資有項目,就連嘉興綜合保稅區B區這種稀缺資源,市里也給了西塘,而沒有留在市本級。

        至于說西塘的古鎮旅游,那純粹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上世紀90年代末,隔壁周莊、同里的古鎮旅游已經搞得風生水起。當時,嘉善縣文化局一位干部應邀去了一趟周莊、同里,回來后便找到當時西塘的主官,建議西塘進行搞古鎮開發。結果卻被懟了回來,對方說:“搞什么旅游啊,你給我去拉兩家鄉鎮企業來才是正事。”

        由此可見,西塘的古鎮旅游起初壓根就沒進入當地政府的法眼。之所以后來西塘古鎮的品牌能夠打響,完全是拜上海的白領驢友所賜。2000年之后,隨著私家車的普及,自駕游開始在上海時髦的白領中間興起。相比周莊、同里、烏鎮等后來的競品,西塘離上海最近,從虹橋到西塘,走高速也就三四十分鐘的路程,所以最早進入這些小資白領的法眼。

        后來西塘有句十分有名的廣告語,叫做“西塘,生活著的千年古鎮”,其實就來自于當時的這波上海驢友。因為那時候,周莊、同里已經開發已久,而烏鎮的原住民也被遷走的差不多了,所謂古鎮,看上去更像是個人造的景點,缺少煙火味。而西塘因為政府沒有刻意去保護性開發,所以古鎮反倒保留了許多原汁原味的元素,比如大量的原住民,又比如清晨傍晚的煙火氣息,這些都大受驢友們的歡迎。

        不少驢友回去后紛紛在論壇、博客里寫游記,推薦西塘,有些驢友甚至就此住下來,并投資開設了西塘最早的一批特色民宿。

        如果當年,當地政府也像周莊、同里那樣有意識地去開發,西塘估計也早就不是“生活著的千年古鎮”了。好在當地政府慢了一拍,等到他們回過神來,意識到西塘的古鎮價值,西塘的原住民已經通過出租房屋、自營買賣、帶人進景區等方式,賺得盆滿缽滿,成為西塘的既得利益群體。

        這時候,地方政府再想像烏鎮那樣通過很便宜的價格,將原住民全部搬遷出古鎮,進而將古鎮圈起來,進行景區化開發已經做不到了。這既是西塘之幸、西塘人民之幸,但也為后來西塘發展遇到的瓶頸面下了伏筆。

        與此同時,比西塘略早開發的烏鎮,則走上了另一條完全不同的路。

        打一開始,烏鎮就目標明確,認準了要往古鎮旅游開發的方向發力。造成這種差異的根本原因,則是兩地天上地下的經濟基礎。

        與西塘歷來是“嘉善二哥”(直到近年才讓位給姚莊,退居老三)不同,上世紀90年代末的烏鎮,經濟十分落后,不僅經濟總量在桐鄉各鄉鎮里排名倒數,而且嚴重缺乏周邊鄉鎮如濮院(毛衫)、洲泉(化工)等支柱產業,除了一個破敗不堪的茅盾故居,可以說是一無所有。也正是在萬般無奈之下,烏鎮才被迫走上了古鎮開發的道路,但沒想到“因禍得福”。

        一來,因為落后,必須殺出一條血路,所以烏鎮對于古鎮開發的態度是認真的,目標是堅定的。同時,這些年烏鎮的開發團隊始終沒有變過,所以相關的規劃是連貫的,眼光是長遠的;二來,因為開發的早,房價還沒有起來,所以搬遷原住民的成本不高,從而為后來景區的統一規劃、統一管理打下了基礎。

        當然,站在原住民的角度來說,他們的獲利顯然比不上自有產權的西塘人,所以民間對烏鎮官方也頗多怨言。這一點也可以理解,經濟博弈本來就是一個常態,總體上我還是傾向于站在保護民眾利益一邊,但因為這篇談的是烏鎮、西塘的發展比較,所以這個問題暫時擱到一邊,不展開深入。

        應該說,在開發的早期階段,烏鎮的吸引力是不如西塘的。三土好多做媒體的外地朋友都說過,早年的烏鎮就像是一個人造的假景區,不如西塘那么有煙火氣息,有味道。

        但烏鎮的過人之處在于,它是用心在開發在營造這個景區的,所以我們看到,從最初的茅盾文學獎落戶烏鎮,到后來的木心回烏鎮定居,再到烏鎮戲劇節的打造、互聯網大會的舉辦……每隔幾年,都會有新的文化元素和事件亮點植入烏鎮。而景區范圍也從東柵擴展到西柵,現在又搞出個烏村,不僅面積在變大,而且可以說是一年一個樣,三年大變樣。

        反觀西塘,這些年幾乎是在原地踏步,除了每年請方文山來弄一場漢服文化節,自娛自樂外,西塘在創新方面實在是乏善可陳。甚至,由于景區的無序發展,整體的品質是在不斷下降的。即便是漢服文化節,對于提升西塘吸引力,增加客流量及景區收入,作用也遠遠不如烏鎮戲劇節。

        這是因為:一、西塘景區內的物業多為原住民所私有,而不掌握在西塘旅游公司手上,所以景區方面無法對其進行統一規劃、合理布局。

        二、盡管西塘景區的房租與物價一年一個價,高到嚇死人。以酒吧的酒水為例,一瓶雪花啤酒能賣到70元,都快趕上上海灘最高檔次的酒吧了。但所有這些收益,都進了房東的腰包,旅游公司啥都撈不到。對于西塘旅游公司來說,只有門票才是其最主要也最穩定的收入。但同時,環衛、安保包括收門票的、劃船的,這些人員的開支又都要景區負擔。所以說實話,西塘景區也真沒多少錢可用于投入景區改造提升的。

        三、去過西塘的朋友可能會發現,西塘景區的南北兩面,被西塘鎮區那些不老不新,建于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破房子給包圍著,而西面又被一條兼具縣道與省道功能的平黎公路(又稱善江公路)與外界隔開。所以很難像烏鎮那樣,把現有的景區一點點的攤大(當然,西塘的東面還有一個口子,而西塘也正在抓住這個口子大做文章),并通過景區的擴大,獲得更多的空間,植入更多的商業文化元素,進而吸引更多的游客,收取更多的門票。

        事實上,如今的西塘,已經沒有什么淡旺季之分,而大量游客的涌入,雖然會讓景區的門票收入有所提升,但為此需要額外支出的安保、環衛等費用,也會大幅增長,折算起來并不劃算。正因為如此,每到節假日,我們總會在西塘景區外面看到一個在別的地方不可能看到的一幕,那就是景區會主動貼出告示,預警“景區人滿為患,請游客去別的地方游玩”。

        這就是西塘與烏鎮的現狀,相比早年間的“西塘有味、烏鎮太假”,如今兩者的地位已經徹底扭轉了過來。那么未來,這對江南古鎮的“雙子星”又會何去何從?

        前面我曾提到過,烏鎮的文旅產業是在沒有其他工業基礎、一窮二白的基礎上逼出來的,但現在,跟隨互聯網大會腳步而來的,是越來越多互聯網科創企業的落戶。特別是2017年12月,第四屆互聯網大會才閉幕,桐鄉市就公布了歷時8個月設計的《烏鎮大道科創集聚區戰略規劃》。

        按照《規劃》,烏鎮大道科創集聚區將以烏鎮大道沿線兩側各1公里范圍作為規劃控制區,形成“一軸、兩核、四區”的空間布局。

        “一軸”,即以烏鎮大道為主軸,協調沿線的建筑景觀風貌,同時以“互聯網+”為途徑,加強南北向主要平臺載體及要素聯系,促進形成集創新科研、生產應用、生活休閑于一體的產業大道。

        “兩核”,即以烏鎮和高橋為核心,彰顯智慧與活力,發揮各自在烏鎮大道沿線的龍頭作用,形成互聯網小鎮暨江南水鄉古鎮與現代化新城區遙相呼應的格局。

        “四區”,即由北至南依次劃分為互聯網產業區、時尚特色產業區、宜居智慧新城區、先進制造產業區四大功能區,圍繞互聯網產業、時尚產業、高端裝備制造、新材料、汽車關鍵零部件制造等優勢產業,引進各類高端業態。

        并且,《規劃》還給出了具體的時間表和任務書。即到2021年,烏鎮大道沿線鎮街道集聚互聯網創新創業人才8萬人以上,地區生產總值突破800億元,占桐鄉市地區生產總值的80%以上,五年完成固定資產投資2000億元,區域內R&D經費支出占GDP比重超過3%,高新技術企業產值、服務業增加值、旅游產業增加值均占全市80%以上。

        翻譯成人話就是:以后烏鎮不再只是個古鎮了,也不再只靠旅游業這一條經濟支柱了,俺們要走更加高大上的互聯網產業之路。

        難怪在此之前的8月份,桐鄉市對部分行政區劃進行了調整,原龍翔街道及濮院鎮所轄的西浜村被劃歸烏鎮管轄,烏鎮面積也由此擴大了一倍以上。對于烏鎮來說,這些當然都是巨大的利好,它讓烏鎮在桐鄉的經濟地位大大提升,比肩甚至超越崇福、濮院、洲泉等傳統強鎮。

        看來,觀察家們是時候得調整一下心目中對烏鎮的形象定位了。

        與烏鎮“旅”而優則“產”相反,西塘則屬于先“產”而后“旅”。只是如前面三土提到過的,西塘的南北西三面,要么被公路隔斷,要么被老鎮區包圍。好在東面還留下一個口子,并通過一條十里港與一片名叫祥符蕩的水域相連。目前,沿著十里港并圍繞祥符蕩,包括宋城、恒天在內的數個文旅巨頭已相繼落戶,有的已經開建。另外據我所知,還有一兩個在業內同樣名聲顯赫的大鱷也將落子祥符蕩區域。

        所以如果要用一句話總結烏鎮與西塘的未來,那么就是:以文旅起家的烏鎮,未來文旅產業的占比可能會下降;而本為工業強鎮,一不小心上了文旅這條船的西塘,文旅度假或將迎來爆發期。是不是很吊詭,算不算又一次的翻轉?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