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唐伯虎——人生如過客,寄生飄零

        原創
        2019-05-08  舊時斜陽

        弘治十二年唐寅與都穆進京參加第二年春天禮部會考與他們同船赴京趕考的還有江陰巨富徐經,徐才子仗著家中有錢,暗中賄賂了主考官的家僮,事先得到試題。事情敗露,唐寅也受牽連下獄。

        是年京城會試主考官是程敏政和李東陽。

        兩人都是飽學之士,試題出得十分冷僻,使很多應試者答不上來。

        其中惟有兩張試卷,不僅答題貼切,且文辭優雅,使程敏政高興得脫口而出:“這兩張卷子定是唐寅和徐經的。”

        這句話被在場人聽見并傳了出來。

        唐寅和徐經到京城后多次拜訪過程敏政,特別在他被欽定為主考官之后唐寅還請他為自己的一本詩集作序,這已在別人心中產生懷疑。這次又聽程敏政在考場這樣說,就給平時忌恨他的人抓到了把柄。

        一幫人紛紛啟奏明孝宗,均稱程敏政受賄泄題,若不嚴加追查,將有失天下讀書人之心。

        孝宗皇帝信以為真,十分惱怒,立即下旨不準程敏政閱卷,凡由程敏政閱過的卷子均由李東陽復閱,將程敏政、唐寅和徐經押入大理寺獄,派專人審理。





        徐經入獄后經不起嚴刑拷打,招認他用一塊金子買通程敏政的親隨,竊取試題泄露給唐寅。后刑部、吏部會審,徐經又推翻自己供詞,說那是屈打成招。

        明孝宗聽得很是火大,當即下旨“平冤”,程敏政出獄后,憤懣不平發癰而卒。

        唐伯虎出獄后,被謫往浙江為小吏。

        唐伯虎恥不就任,人生的際遇就此改變。

        這是一場說不清道不明白的科舉案,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唐伯虎的命運就此改變,《明史·程敏政傳》云:“或言敏政之獄,傅瀚欲奪其位,令昶奏之,事秘莫能明也。”但毫無疑問,這一事件對唐寅來說是極其嚴重的。

        從此唐寅絕意仕途。歸家后縱酒澆愁,游歷名山大川,決心以詩文書畫終其一生。

            與功名來說,老天爺唐伯虎可謂是極其不公平,但上天從來不缺好生之德,如老子所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孰知其極?其無正。正復為奇,善復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是以圣人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光而不耀。老天爺給了唐伯虎科舉的失意,同樣給了他人生最好的紅顏知己,這個女子就是沈九娘。

               沈九娘是弘治年間蘇州名妓,長相端莊文雅,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才藝過人,與蘇州大有名氣,唐伯虎自那場驚世的“科場作弊案”之后,在外“流浪”了兩年才落魄而歸。

        他的妻子何氏非但沒有半句好言安慰,反倒收拾包裹回娘家去了。

        只留下兩句話:“若待夫妻重相聚,除非金榜題名時。”

        便借此與他離異,嫁給一位顯官作了續弦夫人。

        雙重打擊下讓唐伯虎開始借酒消愁,而在這個時候,落魄的他幸運的遇到了沈九娘。

           兩人相遇說不上多么的轟轟烈烈,只不過是兩顆疲憊不堪的心在紅塵翻浪之中彼此碰倒了一起,彼此看到了其中某一種慰藉,至此便緊緊擁抱在了一起。





        沈九娘卻早已耳聞唐伯虎之名,同樣自命風流的唐伯虎同樣知道這個紅塵女子的大名,在好友的撮合下,這一年的九月他去看望九娘,見九娘收拾一把團扇,就在上面題詩:

        秋來執扇合收藏,何事佳人重感傷?

        請把世情詳細看,大都誰不逐炎涼。“

        詩里透著多年的怨恨與不滿,這樣的詩詞寫給一個剛剛才見面的女子,或多或少有些不合適,但唐伯虎就這樣寫了,還這樣說了,人生有時就是這樣奇怪,緣分的相遇未必需要多么驚天動地的場面,一句話,一首歌,一首詞兒,甚至一個眼神也許就能引起心靈的共鳴。


        這一個平淡的場面為了唐伯虎迎來了人生最美好的光陰,九娘很敬重這位才子,為了使唐伯虎有個繪畫的良好環境,她把妝閣收拾得十分整齊,唐伯虎作畫時,九娘總是給他洗硯,調色,鋪紙,唐伯虎有了這個好伴侶,畫藝愈見精到。

        他畫的美人,大都是從九娘身上體會到的風姿神采。

        九娘見唐伯虎不把她當作官妓看待,就益發敬重他了。天長日久,兩人產生了愛情,在好友的祝允明的安排下,由即將離任的蘇州知府王鏊主持了唐伯虎與沈九娘的婚禮。

        那一年,唐伯虎三十六歲,沈九娘三十一歲。

                      



          于是,唐伯虎和沈九娘搬離了原住的蘇州閶門內皋橋西首吳趨坊,花光了所有積蓄,還借了一部分外債,買了蘇州桃花塢的一座閑置的宅子叫桃花庵。

        桃花塢位于蘇州城北,宋時曾是樞密章粢的別墅,后廢為蔬圃,雖已破敗,但仍有土山、池沼,風景不俗,且環境十分幽靜。園子于兩年后終于完成,唐伯虎鑒于院子桃花太多取名“桃花庵”別業,唐伯虎自號“桃花庵主”。

        那一年,他三十八歲。

        自此,他潛心作畫,常邀請沈周、祝允明、文征明等來此飲酒賦詩,揮毫作畫,盡歡而散。

        這是唐伯虎落魄的人生當中,最難得好時光,這一年他們還有了自己的女兒桃笙,不善于經營生活的唐伯虎難得徹底放開了,生活的重擔都有九娘一手操辦,她照看女兒桃笙,操持家務。

        唐伯虎大部分時間就是畫畫。

        而他們所有的經濟來源,都是唐伯虎賣畫所得。

        由于唐伯虎少年成名,買他畫的人絡繹不絕,日子還算過得去。

        唐伯虎還為沈九娘作詩:“鏡里形骸春去老,燈前夫妻月同圓。萬場快樂千場醉,世上閑人地上仙。”

        與往日的落魄,憤怒世俗的詩詞相比,這首詩難得表現了他內心的歡喜,若是日子就這般過下去,唐伯虎的一生或許只能算科舉上的不得意,遠遠算不上落魄的一生。

        但老天爺覺得他還不夠凄苦,兩年后,蘇州洪災,唐伯虎的賣畫生涯自然艱難了,有時連柴米錢也無著落。

        一家人的生活,全靠沈九娘苦心撐持。

        正德七年的寒冬,也就是唐伯虎與沈九娘結婚第七個年頭,沈九娘終因操勞過度病倒,不久離世,年僅三十八歲。





        臨終前,她緊緊握著唐伯虎的手,道:“承你不棄,娶我為妻,本想盡我心力持好家務,讓你專心于詩畫。但我無福、無壽,又無能,我快死了,望你保重。”

        聽了這番話,四十三歲的唐伯虎禁不住淚如雨下。

         相思兩地望迢迢,清淚臨門落布袍”、“明日河橋重回首,月明千里故人遙。”沈九娘的離世,無疑再一次給了唐伯虎巨大的打擊,我相信這一次他是絕望了,后來的日子里,唐伯虎一個人帶著剛剛五歲的女兒桃笙過著艱難的生活。

        桃笙是唐伯虎和愛妻沈九娘唯一的女兒,她的名字取自唐伯虎在蘇州自建的住所桃花塢,著名的《桃花庵歌》描寫的就是那里的逍遙景致,“桃花塢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沈九娘死后,唐伯虎再也沒有繼娶妻室,晚年皈依佛法,號稱六如居士。“六如”取自《金剛經》中的著名的“六如偈”:“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自治一方印章“逃禪仙吏”。

        人生的大喜大悲、大起大落,宛如一場夢境讓這位年少成名的大才子分不出真假,從南昌回家后因常年多病,不能經常作畫,加上又不會持家,生活艱難,甚至常靠向好友祝枝山、文征明倆人借錢度日。其間有著名書法家王寵常來接濟,并娶了唐寅唯一的女兒為兒媳,成了唐寅晚年最快樂的一件事。

          明嘉靖二年,五十四他健康狀況更差,這年秋天,應好友邀請去東山王家.但見蘇東坡真跡一詞中有二句:“百年強半,來日苦無多”,正好觸動他的心境,他一陣悲傷,告別回家后,從此臥病不起,不久結束了他凄涼的一生。




        死后葬在桃花塢北,卒前取絹一幅,書絕命詩七絕一首,擲筆而逝。其詩云:“一日兼他兩日狂,已過三萬六千場;他年新識如相問,只當漂流在異鄉。”人生如過客,寄生飄零。往日的自傲、自欺、自負,都消隱一空,吟詠之中,胸襟開朗,笑傲江湖,大概這是唐伯虎臨終前的感悟。

        詩寫得很豁達,可謂臨終不亂。但其中的心酸苦楚,又有幾人知曉呢?”

          唐伯虎死后家境蕭條之際,竟無錢安葬,由其親友王寵、祝允明、文征明等湊錢安排后事,祝允明寫了千余字的墓志銘,由王寵手書,刻在石碑上,如今人們誦讀唐伯虎詩詞,字畫,何曾想過當年這個落魄的文人當年的凄苦與悲傷?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