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八位詩人,八首絕命詩:臨死之前,詩人在想什么?

        2019-05-08  茂林之家

        死亡,是每個人終將面對的事情。當死亡來臨的那一刻,你會是驚懼還是安然呢?

        當詩人面對死亡時,又是怎樣的一番情景呢?是悲傷,抑或是解脫。

        下面十首絕命詩,我們一起來看看詩人在人生終點的感慨吧!

        八位詩人,八首絕命詩:臨死之前,詩人在想什么?
        《臨路歌》唐·李白
        大鵬飛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濟。馀風激兮萬世,游扶桑兮掛石袂。后人得之傳此,仲尼亡兮誰為出涕?

        李白在臨終之際,以大鵬作比,不減豪情。

        李白的一生自視甚高,一直想要在政治上大展拳腳,有所成就,奈何時運不濟,當李白行將就木時,他明白,他的愿望再也不能實現了。

        可即便是如此,在臨終之際,李白以大鵬自比,寫下一首慷慨的贊歌。在人生的最后,即使大鵬不能高飛,他依然熱情地歌頌他的夢想。

        這就是李白,在人生的最后階段,依然慷慨激昂。

        八位詩人,八首絕命詩:臨死之前,詩人在想什么?
        《風疾舟中伏枕書懷三十六韻奉呈湖南親友》唐·杜甫
        軒轅休制律,虞舜罷彈琴。尚錯雄鳴管,猶傷半死心。圣賢名古邈,羈旅病年侵。舟泊常依震,湖平早見參。如聞馬融笛,若倚仲宣襟。故國悲寒望,群云慘歲陰。水鄉霾白屋,楓岸疊青岑。郁郁冬炎瘴,濛濛雨滯淫。鼓迎非祭鬼,彈落似鸮禽。興盡才無悶,愁來遽不禁。生涯相汨沒,時物自蕭森。疑惑尊中弩,淹留冠上簪。牽裾驚魏帝,投閣為劉歆。狂走終奚適,微才謝所欽。吾安藜不糝,汝貴玉為琛。烏幾重重縛,鶉衣寸寸針。哀傷同庾信,述作異陳琳。十暑岷山葛,三霜楚戶砧。叨陪錦帳座,久放白頭吟。反樸時難遇,忘機陸易沈。應過數粒食,得近四知金。春草封歸恨,源花費獨尋。轉蓬憂悄悄,行藥病涔涔。瘞夭追潘岳,持危覓鄧林。蹉跎翻學步,感激在知音。卻假蘇張舌,高夸周宋鐔。納流迷浩汗,峻址得嵚崟。城府開清旭,松筠起碧潯。披顏爭倩倩,逸足競骎骎。朗鑒存愚直,皇天實照臨。公孫仍恃險,侯景未生擒。書信中原闊,干戈北斗深。畏人千里井,問俗九州箴。戰血流依舊,軍聲動至今。葛洪尸定解,許靖力還任。家事丹砂訣,無成涕作霖。

        在生命的最后時刻,杜甫回顧半生流離之苦。

        唐代宗大歷五年(770)冬,杜甫帶著一家八口,從潭州(今湖南長沙)乘船往岳陽,經過洞庭湖時,風疾愈加嚴重,半身偏枯,臥床不起,百感交集,作下此詩,寄呈給湖南的親友。

        作為我國最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杜甫的一生,顛沛流離,艱難困頓,聞者無不為之落淚。

        八位詩人,八首絕命詩:臨死之前,詩人在想什么?
        《示兒》宋·陸游
        死去元知萬事空,但悲不見九州同。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陸游在臨終時,還記掛著故土沒有收復,國家沒有統一。

        收復失地、重整河山是陸游一生的夢想。當他在臨終之時,他告誡兒子:有朝一日,朝廷如果收復了失地,你祭祖的時候,不要忘記告訴我。

        陸游不知道,終南宋一代,都再也沒有收復舊土。可陸游愛國的精神卻萬古流芳。

        八位詩人,八首絕命詩:臨死之前,詩人在想什么?
        《自題金山畫像》宋·蘇軾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問汝平生功業,黃州惠州儋州。

        這首詩,是蘇軾去世前兩個月所作,是對他一生遭貶、坎坷流離的注解。

        這一生漂泊不定,好似無法拴系的小船。有人問我平生的功業在何方,那就是黃州、惠州和儋州。

        回首自己的一生,幾起幾落,失意坎坷,縱然有忠義填骨髓的浩瀚之氣,也不得不化為壯志未酬的長長嘆息。

        詩中有詼諧、有自嘲,更有深深的悲傷。

        八位詩人,八首絕命詩:臨死之前,詩人在想什么?
        《虞美人》南唐·李煜
        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李煜在人生的最后一首詞中,表達的是過去深深地懷念,對現在囚徒般的生活的極致悲哀。

        這是一曲生命的哀歌,詩人通過對自然永恒與人生無常的尖銳矛盾的對比,抒發了亡國后頓感生命落空的悲哀。

        八位詩人,八首絕命詩:臨死之前,詩人在想什么?
        《臨終詩》明·唐寅
        生在陽間有散場,死歸地府又何妨?陽間地府俱相似,只當飄流在異鄉。

        唐伯虎豁達看待生死,令人敬佩。

        他說,活著也會有散的那一天,又何妨死后魂歸地府。人間和地府都是一樣的,只當自己飄泊異鄉罷了。

        把死去當作去異鄉,唐伯虎真是達觀。

        八位詩人,八首絕命詩:臨死之前,詩人在想什么?
        《懷沙》(節選)屈原
        浩浩沅湘,分流汩兮。脩路幽蔽,道遠忽兮。曾唫恒悲兮,永慨嘆兮。世既莫吾知兮,人心不可謂兮。懷質抱青,獨無匹兮。伯樂既沒,驥焉程兮。民生稟命,各有所錯兮。定心廣志,余何畏懼兮!曾傷爰哀,永嘆喟兮。世溷濁莫吾知,人心不可謂兮。知死不可讓,愿勿愛兮。明告君子,吾將以為類兮。

        屈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希望以自己的死來震撼民心、激勵君主,喚起國民、國君精神上的覺醒,令人可敬。

        屈原一生為國,即使是死也例外。

        八位詩人,八首絕命詩:臨死之前,詩人在想什么?
        《垓下歌》項羽
        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垓下歌》是西楚霸王項羽敗亡之前吟唱的一首詩。

        在臨死之前,項羽慨嘆自己的失敗,惋惜美人名駒的歸宿。

        當項羽被漢軍重重包圍之時,他知道自己大限將至,這位蓋世英雄此時顯得蒼白無力,面對自己的失敗,美人名駒的歸宿,只有深深地無奈和嘆息。

        八位詩人,八首絕命詩:臨死之前,詩人在想什么?

        古人說:人之將死,其言也善。人在將死之前,有的悲傷流離,有的放不下他人,還有的記掛著家國……不論是哪一種,都代表了蕓蕓眾生之相。

        只愿你的人生,無憂無慮到白頭。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