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郭德綱徒弟腦出血:有車有房,就不能眾籌100萬了嗎?

        2019-05-09  東泰山人

              作者:甘北

              來源:甘北(ID:ganbei1990)

              01

              最近,德云社演員吳帥因眾籌上了熱搜。

              4月8日,吳帥因突發腦出血住院,隨后,其家人在眾籌平臺上,為其發布了眾籌信息,眾籌金額為100萬元。

              而據網友爆料,吳帥家擁有房產兩套、車子一輛,并擁有北京社保,根據大病報銷比例,要把100萬花完,至少得產生五六百萬的醫療費用。

              對此,吳帥的妻子張泓藝回應道,目前已關閉眾籌。

              截至5月3日晚,籌到的金額為148164元。

              而網友所說的兩套房子,均為公租房,一套在父母名下,一套在去世的爺爺名下,均無法出售。汽車為婚前陪嫁,為照顧病人出行,同樣不方便出售。

              之所以眾籌100萬,是因為第一次眾籌,不清楚平臺操作方法。

              張泓藝的微博截圖(點擊圖片可以放大查看)

              另外,眾籌費用除去醫療手術費,還包括病人術后康復費用。為方便照料,需在醫院附近整租兩居室,聘請一名護理人員,這些都是需要花錢的。

              總而言之,房子不能賣,車子不能賣,要租房子,要請護工,為了不降低生活質量,只好眾籌100萬了,“有理有據,令人信服”。

              02

              不知道為什么,每次看到這類眾籌,總感覺人類的認知體系千差萬別。

              在大部分人的認知中,患病是一件需要舉全家之人,齊心協力、同舟共濟的難事。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從檢驗單出來那一刻開始,就要做好節衣縮食、降低生活質量的準備。

              但在另一些人的認知中,患病卻是需要舉網友之力,有錢捐錢、有力出力的。

              家里有房,但我要住啊;家里有車,但我還要開啊;家里有人可以照料,但是我累啊!

              每人給10塊錢就能解決的事,干嗎非要我傾家蕩產?

              這個邏輯有沒有問題?

              嚴格上來講,沒有問題。并沒有一條法律規定,生病是需要傾家蕩產的。

              事實上,我們也不希望任何人,因為生病而傾家蕩產。

              如果大家解囊相助,能讓一個家庭免于流離失所,未嘗不是一件功德事。

              那么,網友到底在譴責什么呢?

              03

              都聽過“狼來了”的故事吧。

              小孩第一次喊“狼來了”,大家跑去救了,結果發現沒狼。

              小孩第二次喊“狼來了”,大家還是去救了,結果還是沒狼。

              等到第三次,狼真的來了,小孩喊破了喉嚨,卻都沒人去救了。

              每一次濫用公眾同情心的眾籌,講的都是“狼來了”的故事。

              只是“狼來了”的故事里,撒謊的小孩自食其果,最終被狼咬死了。

              而在一次又一次的眾籌中,食其惡果的不是撒謊的人——撒謊的人拿錢跑了,真正的惡果,卻需要那些家徒四壁的、真正需要救助的困難人群承擔。

              有房有車可不可以募捐?當然可以。

              只要臉皮夠厚,首富都可以募捐。人們也并非捐不起那五塊、十塊,只是你要明白,流向你口袋的五塊、十塊,原本是要給那個今天籌不到錢,明天就會被拔針斷藥的困難家庭的。

              你拿走了錢,保障了生活質量不下降。而另一個患者,可能因此斷送了性命。

              賣房不好受,賣車太慘了,沒有護工真的很累,但你知道明明還有生存可能,卻要眼睜睜等死的感受嗎? 

              04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同樣的感受。

              近年來,看到身邊各種各樣的眾籌項目,越來越麻木,越來越不想捐錢了。

              我在朋友圈看到過很多眾籌鏈接。好幾起的發起人,我都認識。有收入穩定、五險一金的公職人員,有做生意、衣食不愁的小康之家,甚至還有家里開寶馬的。

              每看到一起這樣的案例,我捐款的意向,就更弱了一點。

              因為我是個普通人,我也有不甘的心理,憑什么我自己的家人都要擠公交車,我卻要給有車一族捐贈加油錢?

              我感覺自己像個傻子一樣被愚弄。

              我不想被愚弄,但我又沒辦法辨別自己有沒有被愚弄,所以我只能采取最笨的方法——不捐。

              當十個里面混入一個有車有房的,我捐款的意向就下降20%。

              當十個里面混入兩個有車有房的,我捐款的意向就下降40%。

              而如果有一天,十個里面有八個,都是有車有房的,抱歉,我連鏈接都不想打開了。

              所以,那兩個真正需要捐款的呢,他們該怎么辦?

              05

              人們的善意和信任,比金子還珍貴,經不起一點點濫用和愚弄。

              可自私的人不會懂。他們永遠想不明白,那看似渺小的五塊、十塊,實際上是剝奪了另一個走投無路的家庭最后一點僅存的希望和生存資源。

              上學時我家也困難,不敢說生計難以維持,至少屬于需要節衣縮食那一類吧。但父母從不允許我和妹妹申請助學金,他們沒有什么大道理,只有一句很樸素的話:“還不至于嘛!”

              還有一位朋友,一頓吃三個白饅頭的那種窮法,常年營養不良,動不動就感冒生病。饒是這樣,依舊沒有申請助學補助。原因也很簡單:“還有比我更需要的。”

              不是說這是一件多么高尚的事,而是我們所受的教育,不允許我們這么做。就像占老人的座位、掐路邊的野花一樣,算不上大錯特錯,但心里就是有一個聲音,在隱隱提醒你,這樣做不厚道

              不厚道。懂嗎?

              記得前幾年鬧出過一則新聞:貧困學生為申請助學補助,需要在全班同學面前“賣慘”,誰家父母不健在了,比誰家更缺衣少食。

              這對于真正的貧困孩子而言,是一件多么殘忍的事啊!

              一個家境貧寒的孩子,為了拿到幾百塊錢的補助,要被迫在大庭廣眾之下,把生活的創傷一層層揭開,把血痕和傷疤暴露給大家看……

              如果沒有人冒領助學金,這難堪的一切,原本是不必發生的啊!

              06

              張泓藝不太懂得,大家為什么對她患病的丈夫,如此苛刻和不寬容。

              或許是因為,她沒有真正窮過。真正窮過了,就懂了。

              當然,我并不針對吳帥,任何人患病都是不幸的,還是希望他能早日康復。只是希望這件事,能給更多人以警醒,當你有房有車還要眾籌,一定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用來挨罵。

              最后,順便提提,我現在看到眾籌,很少看患者提供的家庭信息。

              我比較傾向于另一種更樸素的辨別方法:看面相和手相。

              一個人的資料可以造假,但臉和手是不能造假的。

              那種勞作過的辛苦相,是會刻在每一道褶子里。相比于居委會提供的收入證明,我更傾向于相信這些褶子。它們更能說明,一個人在人世間,曾經歷過些什么。

              有時候想想挺悲涼的,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怎么會變成今天這樣?

              但愿有一天,眾籌平臺能建立真正可信、公開、透明的捐款通道吧。

              在公眾的善意和信任,還沒有被耗盡之前。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