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如何在復雜人際交往中活出自我?或跟你想的不一樣,王陽明這樣說

        2019-05-09  HNYZL

        人際交往是每個人生活在這個社會里的人必須面對的問題

        人是具有社會屬性的動物,人際交往是每個人需要面臨的問題,心理學將人際關系定義為人與人在交往中建立的直接的心理上的聯系,根據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每個人都需要通過社交中獲得群體的認同,這就是期待自己能夠與人達成共鳴,但尷尬的是每個人的出生以及成長的背景不同,導致對待事物的看法也不盡相同,有人喜靜有人好動,有人嗜甜有人好辣,一句“君子群而不同”從而把人際交往看作是場面上的事情去應付,但是潛意識里還是抗拒的,這種抗拒就導致了我們人際交往中的諸多障礙,特別在文化人中間出現所謂的文人相輕,誰也看不起誰,誰也不服誰,上升到國家社會層面,就是意識形態的對抗。

        人是具有社會屬性的動物,人際交往是每個人需要面臨的問題

        由此人際交往就變得復雜起來了,在《傳習錄》之《答歐陽崇一》里說人心險詐叵測無窮,我們用誠心對待就會很容易落入對方的“圈套”,如果我們也是用心計猜忌去應對,就會發現除了心力交瘁外事事都做不成,所以觀照自心很重要,否則小我(Ego)處于無意識的對抗狀態,進而會讓人從過于“自卑”變得過于“自尊”,對外界的刺激也變得異常敏感多疑,隨隨便便一句話就能聽出弦外之音,哪怕不相干的事也能將之關聯起來!這特別會明顯的體現在人格障礙或者人格失調的人群身上。

        在復雜的人際關系人情世故中我們為什么感覺到痛苦

        一方面人際交往如此的復雜,另外一方面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少不了人際間交往,少不得人情世故,那么我們該如何自處?為了在交往中達成自己的目的,人們往往曲意逢迎,即便在委屈自己內心的狀態下,很多人依舊會強作歡顏,他們將自己編織在人際關系的大網中,他們在人情世故里或許在尋找友誼,或許在尋找親密關系,或者在尋找價值點,但凡追尋都是出于恐懼,出自于欲望,出自于要忘掉自己,那只是無意識行為,因為在這樣的關系網里你才感到不容易遭受外界的攻擊,塵世中的人都想通過人際關系活出自我,但只要陷入到人情世故中而不自知,這就無異于癡人說夢!個中滋味,如魚飲水,冷暖自知……

        在人際交往中,每個人就像是戴了一張張面具,這就是人格,人格(character)就是包含了性格思維

        在人際交往中,每個人就像是戴了一張張面具,這就是人格,人格(character)就是包含了性格思維模式行事風格在內的外在綜合,人格拉丁文原本的意思就是“面具”在人際交往的過程中,這個面具是必不可少的,人際交往中的對抗不僅體現在言辭行動的上,更多的是潛意識層面的對抗,明明不喜歡一個人,卻還要故作相談甚歡,這是因為我們力圖通過鏡子照到一個完美的自己,我們期待鏡子給自己一個滿意的回答,其實一開始我們就已經知道了答案,只是我們不肯去承認這個答案。

        在極端的神經癥(社交恐怖癥/余光恐懼癥)或者人格障礙中最大的問題在于他們丟失了這個面具,人格障礙患者他們很少能夠跟這個社會相處的很好,他們會不斷挑戰社會的某些約定俗成的道德底線,他們也意識不到是自己的問題,從而將所有的錯誤歸咎于外界,往往意識不到自己的問題才是最大的問題,當然人際關系不良也會體現在社交恐懼癥患者身上,這是意識向外投射不斷追求“他證”的結果,他們總是覺知自己做的不夠到位,生怕別人的不開心,不能取悅對方,從而忘記了自己

        他們總是覺知自己做的不夠到位,生怕別人的不開心,不能取悅對方,從而忘記了自己。

        在人際交往中失去自我是會讓人感覺到無比痛苦的

        一個沒有自我的人是相當痛苦的!當通過人際關系獲得你想要的一切后,你依舊不能擺脫這張大網,因為你要依靠它而活,成為網上的節點,成為它的一部分,變成了待價而沽的商品,只是在一個陳列柜里,被貼上商標,標了價,分了類,做了廣告,無意識的等待別人來利用你,你將永遠不能達到滿足,那是因為商品只能有利用價值而不能有自我意識!

        人們通過人際交往人情世故編制的人際關系網中獲得利益,但是這樣做是要犧牲自我作為代價,如果想要依賴某個團體,攀附某股勢力,想要某個人罩著他,那樣就能把整個責任扔到別人肩上,扔到別人肩上的責任越多,能獲得自由的可能性就越小,就越來越失去自我!叔本華說:人性一個最特別的弱點就是在意別人如何看待自己,從別人那里獲得認同感,這是人際交往的核心所在,這就是“小我”的“他證”使然,我們不斷從外界他人那里尋求認同感,而事實證明這是非常困難的,這種投射就好比自己通過別人在照鏡子,在群體意識中的自己很多時候是歪曲我們形象的哈哈鏡,而我們不斷的去努力修正別人頭腦里自己的形象。

        在群體意識中的自己很多時候是歪曲我們形象的哈哈鏡,而我們不斷的去努力修正別人頭腦里自己的形象。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