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一路向西:一個保安的逆襲

        2019-05-10  朱小豬zzy

        你走的叫路

        人家走的,叫絲綢之路

        漢朝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黃金時代,特別是經過“文景之治”的休養生息,到了漢武帝時期,漢朝在領土、人口、軍事、經濟、科技、文化等方面遠遠領先于世界,實際上已經是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王朝。

        但是,強大歸強大,有件事卻一直讓漢武帝頭疼,就是北方的匈奴問題。

        這群野蠻人動不動就越境過來騷擾,侵占我領土,打傷我邊民,搶劫我財物。

        最氣人的是,游牧民族機動靈活,反應迅速,打一槍換個地方,漢軍過來能打就打,打不過就跑,西域地廣人稀,人家的馬比你跑得快,漢軍根本追不上。

        派大部隊去圍剿,到了茫茫草原戈壁,你還真不一定打得過人家。

        早在建國初期,漢高祖劉邦就曾御駕親征,率領32萬大軍討伐匈奴,結果被人家圍困在白登7天7 夜,差點兒沒被餓死,史稱:“白登之圍”。

        后來漢朝專家創造性地提出了“美女換和平計劃”,簡稱“和親政策”,不斷送公主過去聯姻。

        是的,王昭君不是一個人在戰斗,西漢先后有12位真真假假的公主遠嫁匈奴,全靠這個,老丈人和女婿之間才維系著斷斷續續的表面和平,此事被漢室耿耿于懷,引以為恥

        所以,一直以來,匈奴都是漢朝的心腹大患,可以說,匈奴問題一日不解決,大漢王朝就一日不得安寧。

        1
          挺身而出

        機會終于來了。

        從前方諜報部門傳來消息稱,匈奴這幾年四處擴張領土,有個叫大月氏的國家長期被匈奴欺負,領土被侵占,國王被殺害,政府被迫流亡西遷,大月氏人民決心奮起反抗,收復失地,但卻苦于無人相助。

        也就是說,匈奴是我們雙方共同的敵人,如果我大漢王朝能派個使者過去,聯合大月氏同時采取軍事行動,對敵形成兩面夾擊之勢,或可消滅匈奴,一雪國恥。

        漢武帝一聽,說:“好鴨好鴨,就這么辦。各位愛卿,你們誰愿意辛苦一下,到大月氏國出趟差啊?”

        滿朝文武都低著頭,誰也不吭聲兒。

        過去出差不比現在,飛機高鐵嗖一下就過去了,兩國相隔萬里之遙,長路漫漫全憑騎馬,辛苦倒不怕,畢竟有出差補助,關鍵西域乃蠻荒之地,沒導航沒地圖,中間還要穿越漫長的敵占區,危機四伏,困難重重,所以根本沒人愿意去。

        漢武帝連著問了幾遍沒人搭腔,當時就不高興了:“啥覺悟你們?說好的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呢?平時作報告大道理講得頭頭是道,輪到自己咋都癟茄子了?”

        下面鴉雀無聲,會議氣氛凝重尷尬到了極點。

        旁邊終于有人看不下去了,挺身而出,上前一步,朗聲說道:“臣愿前往。”

        一言既出,整個朝堂,從皇帝到大臣都長出了一口氣。

        說話的人姓張名騫,是宮里負責安保工作的侍從官,相當于皇帝的貼身警衛員,本來在這種會議上是沒有發言權的,一看皇帝有點兒下不來臺,想替領導解個圍;二來也覺得這是個進步的機會,當一輩子保安能有什么出息?既然大家都不愿意去,那老子就自告奮勇,出去闖一闖,看看外面的世界也好啊。

        張騫的舉動讓漢武帝深感欣慰,說還是年輕人有覺悟、有勇氣、有擔當啊!當場冊封張騫為皇帝特使,即刻出使西域。

        當時,25歲的張騫并沒有意識到,他的一時沖動之舉,不但改變了自己的人生軌跡,而且,由此走出了一條影響亞歐大陸乃至整個世界文明走向的非凡之路。

        2
           西域十三年

        公元前139年,張騫帶著國書與向導兼翻譯,匈奴降將甘夫(也叫堂邑父)一起,率隨從100多人,從長安出發,一路向西,踏上了漫漫征途。

        沒想到出師不利,剛進入河西走廊,就遭遇匈奴騎兵,張騫一行全體被俘。

        單于親自審問張騫:“你們偷偷摸摸跑我們地盤兒上干啥?老實交代,是不是想偷我們的烤全羊秘方?”

        張騫說:“不是不是,我們是去大月氏,途經貴國,還望行個方便,過路費我們照給。”

        單于說:“月氏在吾北,漢何以得往?使吾欲使越,漢肯聽我乎?”意思這不是錢的事兒,如果我派使者從你們國土經過,去南邊的越國,你們愿意嗎?

        不由分說,人員全部扣押。這一扣,就是10年。

        這期間,單于為了拉攏張騫為匈奴效力,甚至在當地給張騫找了個老婆,倆人還生了個兒子,又養了一大群羊,在草原上過著與匈奴人一樣的游牧生活。

        時間一長,看守放松了警惕,張騫瞅了個機會,帶著甘夫和部分隨從逃了出來。

        往哪兒逃?回家是不可能的,領導交辦的任務還沒完成,怎能半途而返?!張騫果斷決定,繼續向大月氏國方向進發。

        因為在匈奴生活了10年,所以張騫輕車熟路,順利通過了匈奴人的控制區,到達大月氏國的領地。

        萬萬沒想到,10年來,西域形勢早已發生滄桑巨變,大月氏國已經被一個叫烏孫的國家占領,月氏人于數年前繼續西遷,在遙遠的中西亞一帶另建了家園。

        怎么辦?來都來了,天涯海角也得到大月氏啊,張騫一行繼續向西,穿越塔克拉瑪干沙漠,跨過帕米爾高原,途徑大宛國和康居國,也就是今天的烏茲別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境內,得到了幾匹汗寶馬,在沿線各國政府的幫助下,歷盡千難萬險,終于抵達大月氏國。

        看到不遠萬里而來的大漢使者,月氏國王非常感動,盛情款待,三日一小宴,五日一大宴,天天請張騫喝酒。

        經過兩次遷徙,新的大月氏土地肥沃,物產豐富,比原來那個地方不知好到哪里去了,百姓安居樂業,全國上下根本無心復仇。

        張騫說:“啥意思,到底打還是不打?”

        月氏國王說:“冤冤相報何時了?都是過去的事了,我們應該以史為鑒,面向未來,以發展的眼光看待歷史遺留問題,共建新時代月匈睦鄰友好關系。”

        張騫說:“月氏大片國土淪喪,人民背井離鄉,先王的頭顱曾被匈奴單于砍下來挖空盛酒,國仇家恨罄竹難書,難道就這么算了?”

        月氏國王說:“咳咳,喝酒,喝酒。”

        張騫最終也沒能說服月氏人與漢朝聯盟。

        但是,在大月氏國逗留了的一年多時間里,張騫可沒閑著,作為漢使,他在西域各國游歷,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土庫曼斯坦、阿富汗、伊朗、伊拉克、土耳其等等,或親自到訪,或派人打探,一面考察當地情況,一面宣揚大漢帝國的威名,對中西亞各國有了初步的了解和認識。

        公元前128年,張騫決定,啟程回國。

        3
          東歸長安

        歸國途中,為了避開匈奴控制區,張騫舍近求遠,沿昆侖山北麓的塔里木盆地南,經新疆和田進入羌人地區,準備從這里南下返回長安。

        以為這樣安全,沒想到,這幾年匈奴勢力范圍越來越大,羌人地區也已淪為匈奴的領地,張騫一行再次被俘,又被扣留了一年多。

        公元前126年,匈奴發生內亂,張騫和甘夫趁機第二次逃離。

        這回,張騫把自己的匈奴老婆也一起帶上了,三人騎著汗寶馬,滿載西域特產,東歸長安。

        此時,距離當年出發已經過去了整整13年。

        漢武帝都快把這事兒給忘了,見了張騫,喜出望外:“還以為你犧牲了呢,咋去這么長時間,路上堵車了?咋還帶個女人回來?任務完成的咋樣啊?”

        張騫說:“有負領導重托,任務沒有完成,但是,這一趟收獲巨大,完全超出了我們的預期。”

        漢武帝說:“啥收獲?不就娶了個匈奴老婆嘛。”

        張騫說:“老婆是放羊送的,不值一提,重點是這十幾年,微臣已經把匈奴乃至整個西域的情況摸了個一清二楚。”

        比如,西域都有哪些國家?距離我大漢有多遠?山川河流地形地貌交通狀況怎樣?政治形態經濟實力如何?宗教信仰生活習慣是啥?有哪些稀罕物件是我們這兒沒有的?比如這個串串果,您嘗嘗,好吃吧?這個叫葡萄,您再嘗嘗這個紅豆豆,甜不甜?這個叫石榴,您再嘗嘗這個,咬不動是吧?這個叫核桃……

        當時把漢武帝和滿朝文武都給聽傻了,不光是奇特的異域風情聞所未聞,更重要的是,張騫對匈奴的情況了如指掌。

        匈奴平時怎樣練兵?部隊如何布防?軍事上有那些弱點?騎兵為什么驍勇善戰?因為西域馬的品種比我們的好,速度快,耐力強,日行一千,夜行八百,唯一的缺點是,流的汗是紅色的,容易把褲子弄臟,這叫汗寶馬,我們騎回來的就是,想辦法多搞一點來跟我大漢戰馬雜交,必將極大提高部隊的戰斗力……

        吧啦吧啦一通演講,漢武帝聽罷龍顏大悅,說這趟差出得好,值了。

        為表彰張騫13年堅守信念的敬業精神和特殊貢獻,加封張騫為太中大夫(從四品),命其將這十幾年來的西域見聞寫成文字備用,后來,張騫的報告成為司馬遷《史記.大宛傳》和班固《漢書.西域傳》的主要資料來源。

        4
          絲綢之路

        幾年后,漢軍實力大增,大將軍衛青和李廣先后數次出兵討伐匈奴,張騫均以校尉身份隨軍出征。

        由于張騫了解地理,熟知敵情,漢軍屢獲勝利,匈奴被迫向西北退卻,張騫因戰功卓著,被提升為中郎將。

        公元前119年,漢武帝命張騫率300名隨員,攜帶絲綢等物品,第二次出使西域,遍訪諸國,前后歷時4年,進一步擴大了漢朝在西域的政治影響力。

        自此,漢朝和西域各國建立了良好的貿易合作關系,西域的寶馬、葡萄、核桃、石榴、苜蓿、胡蘿卜、香料、地毯、珠寶等,沿著張騫開辟的線路陸續傳入中國,漢朝的絲綢、陶瓷、鐵器等也源源不斷流向西域,昔日渺無人煙的黃沙古道上,出現了“馳命走驛,不絕于時月;商胡販客,日款于塞下”的繁榮景象,連接東西方經濟文化的絲綢之路正式建立。

        與此同時,針對匈奴對絲路商旅的劫掠騷擾,大將軍霍去病越千里大漠大敗匈奴,封狼居胥而還,最遠打到了今天的俄羅斯貝加爾湖附近。

        匈奴潰敗向西逃遁,后一分為二,南匈奴降漢,北匈奴單于被大將軍陳湯斬殺,在發給朝廷的戰報中,陳湯寫下了“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的豪言壯語。

        到了東漢時期,北匈奴西逃至歐洲,困擾漢朝多年的匈奴問題徹底得到解決。

        在張騫出使西域之前,東西方各國相互隔絕互無往來,許多國家之前甚至不知道漢朝的存在,比我們縣城大不了多少的一個叫夜郎的小國國王甚至好奇地問:“漢朝和夜郎相比誰大?”

        絲綢之路開通后,漢朝使者和商旅的足跡遍布中西南亞地區,最遠到達了地中海沿岸的羅馬帝國和北非地區。

        漢宣帝時期,西域正式歸屬中國,大漢王朝由此開拓了“北絕大漠,西逾蔥嶺,東越朝鮮,南至大海”的廣袤國土,奠定了現今的中華版圖。

        張騫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走出國門的使者,他打開了中國與中亞、西亞及歐洲等國交往的大門,促進了東西方經濟文化的交流和發展,為后世中國的對外開放奠定了堅實的基礎,給整個世界的文明與進步注入了新的活力。

        由于張騫的特殊貢獻,他本人從一個普通侍衛官,升職為太中大夫、中郎將,后又被封為博望侯,位列九卿。

        作為絲綢之路的開拓者,張騫被后世尊為偉大的外交家、旅行家和探險家,司馬遷盛贊出使西域為“鑿空”之舉,“一使勝千軍,兩出惠萬年”,梁啟超稱其為“堅忍磊落奇男子,世界史開幕第一人”。

        5
          眾志成城

        當然,所有這些成績的取得都離不開漢武大帝的正確領導,離不開社會各界的大力支持,更離不開整個出使團隊的精誠合作。

        在這里,我要特別表揚兩位同志。

        一個是張騫的翻譯兼向導甘夫,也就是堂邑父。

        在出使西域兩次被扣押的13年間,甘夫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在思想上行動上始終與張騫保持一致,同進退,共榮辱,對張騫不離不棄,為大漢王朝的外交事業和絲綢之路的最終形成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作為副手,甘夫政治過硬,思想成熟,能夠自覺擺正自己的位置,從不與領導爭名利,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表現了一個優秀大漢使臣的高風亮節,為領導干部樹立了榜樣。

        另一位是張騫的西域夫人。

        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后都站著一個女人,作為一個匈奴人,張夫人以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自我犧牲精神,忍辱負重,顧全大局,全力支持丈夫的事業。張騫第一次逃跑,單于派人問張騫的去向,面對敵人的嚴刑拷打和威逼利誘,張夫人以超凡的勇氣和過人的智慧斬釘截鐵地說:“難道我會把我丈夫回國的事告訴你們嗎,休想!”直接把追兵引入了歧途。

        張騫第二次逃跑,張夫人以漢為家,毅然離開自己的祖國和孩子,追隨張騫到長安,表現了一個偉大妻子對愛情的忠貞不渝,堪稱全國婦女的楷模。

        可以說,正是由于甘夫、張夫人等一大批幕后英雄十幾年如一日的默默奉獻,才成就了張騫開通絲綢之路的千古偉業。

        公元前114年,張騫病逝于長安,享年50歲,死后歸葬漢中故里。

        在陜西城固縣城西的博望鎮饒家營村,張騫墓至今猶在,墓前有楹聯:

        興王業古今無二主

        鑿絲路中外第一人

        6
          起點之爭

        最后再說一點。

        古絲綢之路源于西漢,以長安為東起點,西至羅馬帝國,這是毋庸置疑的。

        那么,為什么現在又說絲綢之路的東方起點是洛陽呢?

        因為張騫開創的絲綢之路,事實上,到王莽執政西漢滅亡以后就中斷了。直到劉秀推翻王莽建立東漢,定都洛陽后,中原與西域的貿易關系問題重新又提上議事日程。

        公元73年,漢明帝時期,班超從洛陽出發,再次出使西域,中斷近半個世紀的絲綢之路才得以恢復。

        也就是說,從東漢開始,洛陽取代長安成為全國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之后的曹魏、西晉、北魏,皆以洛陽為都城,隋唐時期,洛陽作為隋唐大運河的中心,全國物資首先集中到洛陽,然后再轉運其它城市。

        千百年來,大量絲綢、瓷器等商品,都是從洛陽出發,通過絲綢之路銷往世界各地,西域乃至歐洲的香料、珠寶等也由此源源不斷輸入長安和洛陽。

        公元2014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通過了中國與吉爾吉斯斯坦、哈薩克斯坦三國聯合申報的絲綢之路世界文化遺產項目,河南漢魏洛陽城遺址、隋唐洛陽城定鼎門遺址、新安漢函谷關遺址和崤函古道遺跡,同時入選絲綢之路世界文化遺產名錄,為洛陽才是絲綢之路東方起點的論斷做了最有力的注解。

        對此,西安人表示不服。

        起點究竟應該從哪兒算起?史學界至今存在爭議,兩地也為此打了多年的嘴仗。

        所以,目前的標準答案是,如果你在西安,你就說絲路的起點是長安;如果你在洛陽,你就說絲路的起點是洛陽;如果你在西安和洛陽之外的其它城市,你就說,絲綢之路的東方起點是長安和洛陽。

        基本上這樣你就不會被扣分,而且,自已的人身安全也能得到保障。

        其實,西安也好,洛陽也罷,這都不重要,絲路的榮光并不是哪一座城市所能承載的,作為中西方文化交流的見證,絲綢之路是中國與世界溝通最早的紐帶和橋梁,澤被后世,惠及天下,是人類文明與發展劃時代的篇章。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透過漫漫黃沙,古老的絲綢之路,時至今日,依舊散發著它不朽的光芒。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