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嵇康之死:一樁由兄弟的女人引爆的詭異血案,背后卻另有政爭隱情

        2019-05-12  八面楚風

        魏晉之際,一位聞名海內的名士,因一樁迷奸案而鋃鐺入獄。盡管他并不是施害者,甚至也不是案件當事人,純粹因為朋友兩肋插刀,而被牽連入獄。

        令人詭異的是,他最終竟莫名其妙地被處死。他的朋友本是受害者,竟也因此事最初被判流放,后來更是莫名其妙地被一并處死!初級施害者竟是死者之一的“朋友”!更是另一位死者的“兄長”!!終級施害者,則是專擅朝政的司馬昭!其間還夾雜無恥小人鐘會的攛掇、挑唆、進讒。事情之錯綜,隱情之詭異,超出常人所思! 

        一、嵇康案的受害者

        此案的第一位受害者,是一位徐姓女士。若非此案,她可能在史書上都留不下姓氏。

        徐氏雖然寂寂無聞,但她的丈夫,卻是魏晉之際的一位名士,也是此案的第二位受害者——呂安。

        在魏晉之際的玄學名士群體中,呂安并不是大名鼎鼎之輩,至少不像“竹林七賢”那樣在當時和后世如雷貫耳、名垂千古。

        竹林七賢

        呂安(?—262年),字仲悌,小字阿都。曹魏兗州東平人。是鎮北將軍、冀州牧呂昭次子。呂安事跡雖史無詳載,但他與此案的第三位受害者,當時大名鼎鼎的“竹林七賢”之一嵇康,卻是莫逆之交!他們二人流傳至今的交往故事,都成為朋友間交往的經典典故。如“相思命駕”,說的是嵇康、呂安雖相隔遙遠,但“每一相思,千里命駕”。后人遂用“相思命駕”,稱頌摯友間的思念、拜訪及深情厚誼。“呂安題鳳”則是呂安未事先與嵇康相約,便來拜訪嵇康。不巧,嵇康外出。嵇康的哥哥嵇喜(即被阮籍施以白眼者)熱情地招待呂安。呂安不屑與嵇喜交談,遂在嵇家門上寫一“鳳(鳳的繁體字)”字后離開。嵇喜開始很高興,認為呂安夸贊他是人中龍鳳。嵇康回家后,告訴哥哥,“鳳”字乃凡、鳥合體,是呂安嘲諷嵇喜之字。后人概括出“呂安題鳳”一典故,比喻造訪不遇。

        此案的第三位受害者,則是“竹林七賢”之一的嵇康(224年—263年)。嵇康,字叔夜,譙國铚(zhì,今安徽宿州西南)人。有奇才,身長七尺八寸,美詞氣,有風儀,天質自然。恬靜寡欲,博覽群書,通聞博識,長大后,喜好《老》《莊》,經常談論養性服食事,著《養生論》;主張“越名教而任自然”;喜歡彈琴詠詩。后娶沛王曹林之女長樂亭主,拜中散大夫。故后世稱其“嵇中散”。

        嵇康

        嵇康本性率真灑脫。他與山濤俱列名“竹林七賢”,本為莫逆之交。山濤是司馬懿的妻子的中表親,故而仕途通達。他崇拜嵇康,就推薦嵇康為官。嵇康大怒,寫信給他,即《與山巨源絕交書》,宣布與他絕交。

        趙孟頫《與山巨源絕交書》

        此事因這篇點擊量10w+的爆文,鬧得沸沸揚揚,天下皆知。山濤的尷尬、難堪,可想而知!擱今天,“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二人無非分道揚鑣,老死不相往來!可是嵇康被處死前,還是將10歲的幼子嵇紹托付給山濤,而不是哥哥嵇喜,或其他朋友撫養。嵇康還對兒子說:“巨源(山濤字巨源)在,汝不孤矣!”山濤也確實沒有辜負亡友的重托,終將嵇紹培養成名垂千古的一代忠臣!

        二、嵇康案的施害者

        此案的第一個施害者,是呂昭的長子、呂安的哥哥呂巽。呂巽,字長悌,也是魏晉之際一位名士,與嵇康也是好友。曾任司馬昭長史。

        此案的第二個施害者是鐘會。他在此案中表現出十足的小人卑鄙、齷齪嘴臉,令人作嘔。也令后人深刻體會了“寧可得罪君子,也勿得罪小人”確為亙古不移之真理!

        鐘會(225—264年),字士季,潁川郡長社(今河南長葛縣)人。曹魏太傅鐘繇幼子。他的經典典故,就是幼時朝覲皇帝時,哥哥鐘毓說的是“戰戰兢兢,汗出如漿”,這是常人緊張時的本能反應;他說的是“戰戰兢兢,汗不敢出”,遂有“神童”之譽。

        鐘會劇照

        與父親忠心耿耿扶保大魏不同的是,鐘會這位高官家庭出身的“官二代”,竟很快拜伏在專擅朝政的司馬氏腳下,成為司馬昭的心膂謀士。后來,他與鄧艾率兵滅蜀,又設計鏟除鄧艾。他意欲進與司馬氏爭奪天下,退則割據四川稱王。謀策失敗,被亂兵所殺。

        此案的第三位施害者是司馬昭。他繼父親司馬懿、哥哥司馬師之后,專擅曹魏朝政,致使曹魏傀儡皇帝曹髦有“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之語。不甘被操縱的曹髦奮起反抗,被司馬昭弒殺。

        《軍師聯盟》里檀健次飾演的司馬昭

        三、案件始末

        呂安的妻子徐氏貌美,大伯哥呂巽久已垂涎三尺。“某蟲上腦”的呂巽不顧兄弟情義,不顧名士身份,不顧倫理和輿論,做了一件某大哥說的“男人都會犯的錯誤”。他趁家中無他人之際,用酒將徐氏灌醉后,趁機奸污了徐氏。

        呂安回家后,徐氏向丈夫哭訴此事。呂安大怒,到官府告發呂巽。他又將此事告訴知己嵇康,尋求幫助。嵇康安撫呂安說:這畢竟是家丑,不宜外揚。為呂家的名譽著想,還是撤訴吧。

        呂安聽從了嵇康的勸告,撤訴了。不料,心懷鬼胎的呂巽卻豬八戒倒打一耙,向官府誣告弟弟呂安屢屢掌摑母親,犯有不孝之罪,請求嚴懲。并利用自己任司馬昭長史的身份,到處疏通關系,辦成此案。“有理無錢莫進來”的官府自然不問青紅皂白,將呂安逮捕下獄,判流放之刑。

        嵇康得知此事后,異常憤怒。于是又洋洋灑灑地寫了一大篇《與呂長悌絕交書》,詳敘此事來龍去脈,宣布與呂巽這種“損弟+損友教”禽獸不如的教主絕交!呂家的這樁糗事,呂巽的無恥敗倫,迅即借助此篇100w+的爆文,傳遍海內。

        《國家寶藏》里袁弘飾演的嵇康

        四、政治權爭與迫害

        至此,這還只是一樁普通的因迷奸案引發的家庭、朋友間的訴訟與糾紛。不濟,呂巽大可將所有責任都推到徐氏頭上:或者說徐氏狐媚,主動勾引大伯哥;或者說雙方你儂我儂,你情我愿……反正查無實據!再不濟,也可像某大哥一樣,輕飄飄一句“男人都會犯的錯誤”,就可輕松地將責任推卸的一干二凈。這樁風流案,或許會一時成為熱搜頭條,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談資。久而久之,自然就會在人們的記憶中慢慢淡弱。再利用自己的權位,制造點公益啥的噱頭,巽哥也會很輕松地“洗白”。

        問題的關鍵是,曾被嵇康鄙視,久已懷恨在心,尋機報復的小人鐘會,卻從此事中,發現了報復的絕佳由頭。于是,一樁普通的民事糾紛案,迅速“上綱上線”為一樁政治刑事案。

        嵇康“得罪”鐘會事,《晉書·嵇康傳》有載:“(康)嘗與向秀共鍛于大樹之下,……潁川鐘會,……精練有才辯,故往造焉。康不為之禮,而鍛不輟。良久會去,康謂曰:‘何所聞而來?何所見而去?’會曰:‘聞所聞而來,見所見而去。’會以此憾之。”對大大咧咧的嵇康來說,三觀不合,如此對待無恥背叛父輩的“官二代”,無甚不妥;對心胸狹窄的鐘會來說,這恐怕不是用“憾”可以掩飾的尷尬和憤怒,這簡直就是叔可忍嬸不可忍的人生大恥!

        鐘會:怎么弄死嵇康呢?

        嵇康與曹魏皇族聯姻,在朝野享有崇高的名聲與威望,不與司馬氏合作的政治態度,或許久令司馬昭如鯁在喉,忌憚不已。善于揣摩司馬昭心意的鐘會趁機進讒:“嵇康,臥龍也,不可起。公無憂天下,顧以康為慮耳。……康欲助毌丘儉,賴山濤不聽。昔齊戮華士,魯誅少正卯,誠以害時亂教,故圣賢去之。康、安等言論放蕩,非毀典謨,帝王者所不宜容。宜因釁除之,以淳風俗。”司馬昭遂殺嵇康、呂安。

        文史君說

        “交友要慎重”,“寧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這是嵇康和呂安付出了血淋淋的生命代價,告誡世人的至理名言!呂安不幸,有呂巽這種敗壞人倫的“獸兄”!嵇康不幸,交往了呂巽這種厚顏無恥的“獸友”,又“得罪”了鐘會這種心懷叵測和齷齪、心胸狹窄、睚眥必報的小人。恰逢魏晉嬗代之際,禁忌網布,言語無意而動輒獲罪者,不知凡幾,“屬魏、晉之際,天下多故,名士少有全者”。那個人妖莫辨、是非黑白顛倒的荒謬時代,終將見義勇為的嵇康、蒙受愛妻受辱巨恥的呂安,推上了斷頭臺;也將口頭上“服膺儒教”,實際上敗壞禮教的司馬昭、鐘會、呂巽等偽君子真小人,永久地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

        參考文獻

        1.  (南朝 宋)劉義慶編、余嘉錫箋疏:《世說新語箋疏》,北京:中華書局,2007年。

        2.  (南朝 梁)蕭統編、(唐)李善注:《文選》,北京:中華書局,1977年。

        3.  (唐)房玄齡等:《晉書》,北京:中華書局,1974年。

        4.  王仲犖:《魏晉南北朝史》,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

        5.  白壽彝總主編、何茲全主編:《中國通史》(第五卷),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4年。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