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轉角,教育美麗綻放

        原創
        2019-05-13  曾偉工作室

        踏著預備鈴聲,我懷著愉快的心情走進了教室,卻遭遇了令人尷尬的一幕:只見坐在前排的莫小云哭得十分傷心。她的面前是被推倒的課桌,書和文具撒了一地。班長氣憤的告訴我,由于莫小云不小心碰掉了趙國雄的書本,盡管她還說了“對不起”,趙國雄還是不依不饒的將莫小云的課桌推倒。

        又是趙國雄!想想他平時的行為,氣就不打一處來,他總是為了一些雞皮蒜毛的事情和同學糾纏不休,為此,傷過我不少腦筋。我緊盯著趙國雄,只見他一張臉憋得通紅,兩個小拳頭捏的咯咯作響,看樣子好像早就做好了迎接“暴風雨”的準備。看到他這架勢,我不由得火冒三丈。我真想把趙國雄狠狠的批評一頓,強迫他乖乖地把課桌扶起來,把書本擺整齊,然后再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向莫小云賠禮道歉!可轉念一想,這樣的事情以前還遇到的少嗎?哪一次不是一陣“暴風雨”過后,孩子不但沒有認錯,反而弄僵了師生關系,激化了學生之間的矛盾。怎么辦?過去的故事難道還要繼續重復下去嗎?

        我努力調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然后走到莫小云的面前,輕輕地說:“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是要趙國雄現在給你賠禮道歉,他肯定轉不過彎來。所以,老師代他向你賠不是,可以嗎?”說完,我彎腰把她的桌子扶起來,然后撿起地上的書本和文具,把書本弄臟的地方用我的白襯衣衣角擦干凈,然后整整齊齊的擺在莫小云的課桌上。我又走到趙國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說:“也不要生氣了,坐下來上課吧!”這時,全班同學都驚訝地看著我,好像第一次見到我這個班主任似的。我快步走上講臺,若無其事的上起課來。

        沒想到這節課進行地非常順利。下課前,我特意留了幾分鐘的時間讓同學們針對“推課桌”事件展開討論。同學們都七嘴八舌的發表了自己的看法。有的說:“莫小云不是故意碰落趙國雄的書,況且還向他道過歉,趙國雄不應該還那樣咄咄逼人。”有的說:“要是莫小云再大方一點,自己動手扶課桌撿書本,再寬容趙國雄一次,等趙國雄想明白了,他一定會感到慚愧的。“見此情形,我馬上順水帶舟,說:“其實,我們生活在一個大集體中,難免會發生一些磕磕碰碰,但是,如果大家都能互相理解、尊重,相讓一步,就不會有剛才的事情發生了。人的心海呀,應該要比大海更廣闊,而不應該像縫隙一樣狹窄,尤其是對待自己的同學,你們說呢?”話音剛落,孩子們都不約而同的鼓起掌來。

        下課了,我坐在辦公桌前,正饒有滋味地回味著剛才發生的一幕幕,班長就帶著趙國雄和莫小云來了。他們已經沒有了互不相讓和指責對方,而是誠懇的向我檢討了自己的錯誤。在我的提議下,兩個人又握手言和。他們倆開心的笑了,我也笑了。想不到,轉換一個角度,教育竟然綻放地如此美麗!

        其實,學生之間發生矛盾是常有的事情,在解決問題時,是借助強勢訴諸“武力”,還是放下師道尊嚴,走進學生心靈,這是經常擺在我們教師面前的一道選擇題。很多時候,我們習慣于選擇前者。在這次“推課桌”事件中,我代替學生道歉并收拾課桌,還用自己的白襯衣衣角將書本擦干凈后再還給學生,不但有效的緩和了現場的緊張氣氛,也感染了“肇事”同學,使他們從內心深處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并主動認錯道歉,更重要的是使全班同學都受到了深刻的教育。有人說:“把孩子當作成人,教師會有許多煩惱;把孩子當做敵人,教師會有許多憤怒;把孩子當做孩子,教師就會收獲很多樂趣。”有時候,和風細雨的教育比雷霆萬鈞的方式更有力量,其奧妙就在于教師把孩子當成了孩子。

        曾偉,中學語文高級教師,學校骨干教師;學校教科研中心教研員,語文學科帶頭人;多次主持校本課程的研究和編寫工作;《基礎教育論壇》封面人物;幾十篇論文在國家級、省級、市級征文活動中分別獲一、二、三等獎;參加各級教學比賽、創課大賽、精品課程建設、教師專業技能大賽都曾獲國家級、省級、市級、鎮級一、二、三等獎;幾十篇文章和研究成果在《教育學》《教師教育論壇》《教育理論研究》《課堂內外·教師版》《文存閱刊》《讀與寫》《語文課內外》等國家級、省級、市級刊物發表,并被中國知網、萬方、維普等數據庫收錄;2018年參加由教育部關工委社區教育中心組織的“中國好老師評選”成功入圍終審;現在百度學術網學者(注冊)、中國教育學會會員、廣東省教育學會會員、中國導讀語文協會會員、中國導讀語文協會微信公眾號編輯。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