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這么多年,你的城市也許都種錯了樹

        2019-05-13  睿智。啟點


        原本應該用來給后人乘涼,改變空氣質量的城市綠植,怎么就變成了年年復發的城市頑疾?

        “我從未見過荒原,也從未見過大海,但我知道石楠的模樣,以及驚濤巨浪。”

        十九世紀下半葉,美國馬薩諸塞州安默斯特的莊園里,深居簡出的詩人狄金森寫下了這首短詩《我從未見過荒原》。

        幾十年后,英國詩人艾略特也發表了詩作《荒原》,提筆第一句便是“四月是最殘忍的月份”。

        對于剛剛從四月里走出的中國人來說,大概沒有比這兩首詩更精準的慨嘆。

        從遍地楊樹、柳樹的北方,到處處梧桐、石楠的南方,人們每一次出行都變成了會呼吸的痛,呼吸道疾病患者和花粉過敏者更是連門都不敢出。

        如果說飛絮類的物理攻擊還能通過配備口罩、帽子、眼鏡等裝備與之一戰,那彌散在空氣里的石楠花香則是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的降維打擊,只要是個喘氣的,就逃不開命中注定的那一場驚濤巨浪。

        2015年4月,獲得兩屆奧運會混雙冠軍的高凌被小區居民舉報雇人砍樹,因為受不了窗前八棵楊樹的驕傲放縱,高凌讓人把它們剃成了光頭。城管對此表示理解,并判定其為合理修建樹木。

        2017年5月1日,北京著名土味景區蟹島一名叫彌勇的男子,因為燒柳絮玩導致附近90輛電動大巴和20輛私家車被焚,一不小心勾連出價值數億元的電動車騙取補貼案件。

        2019年5月1日至10日,安徽合肥全市接到火警308起,其中199起是草坪火警,而戶外楊柳絮堆積是草坪火災的主要原因,“楊柳絮稍微有一點火星就被引燃,極易引發火勢蔓延”。

        在武漢、上海、南京等高校眾多的南方城市,石楠花又成了男女生之間欲說還休的年度尷尬話題。

        從百度搜索指數可以看到,每年的四五月份,在這些樹木花式上頭條的背后,人們對于這些城市植被的疑惑和不滿都會達到一個頂峰。

        原本應該用來給后人乘涼,改變空氣質量的城市綠植,怎么就變成了年年復發的城市頑疾?

        樹從何處來?

        上世紀五十年代,國家提出“要使我們祖國的山河全部綠化起來”和“大地園林化”的口號,全國范圍的城市綠化工程開始推進。

        綠化的第一步當然是挑選樹種,在這場“中國好植被”的選秀中,楊樹、柳樹、杉樹、桉樹、泡桐、馬尾松一路殺入決賽。

        杉樹喜溫暖潮濕,更適合在亞熱帶和暖溫帶種植。泡桐頭重腳輕不結實,在城市中容易對行人構成威脅。馬尾松怕水澇鹽堿,不遮陽。

        桉樹是樹中“饕餮”,雖然生長迅速但是只進不出,能大量吸取土壤中的水與養分造成土地沙化,換句話說,一樹吃飽,花草死光。

        挑來選去,城市綠化的任務最終交給了早早拿到京戶的楊樹和柳樹。

        作為北京土著的楊、柳,最大的特點就是隨遇而安,從茫茫戈壁的西北到溫潤潮濕的南方,從海拔數千米的高原到低洼陰翳的盆地,沒有楊、柳不能扎根的地方。

        其次,楊、柳的生長周期短,相比于其他樹木動輒百年大計,楊、柳只需五到八年時間就能長成參天大樹。

        對于現代城市來說,植被的遮陽和除塵功能也是必須納入考慮的,而在這兩點上,楊、柳的表現也非常突出。其中柳樹更是各種落葉木中綠期最長的,一年有十個月都能保證郁郁蔥蔥。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楊、柳足夠便宜,對于建國初期百廢待興的中國來說,綠化不能占用太多的國家財政。

        即使以今天的價格來看,生長一年的楊樹苗,一株不到十塊錢,四舍五入等于不要錢,還要什么自行車。

        都是春天惹的禍

        在北京的示范下,全國各地都開始結合本地情況,采用具有這些特質的樹種來短時間內完成城市綠化。

        如南京、上海、武漢的二球懸鈴木,郭敬明在新概念比賽中寫的那篇《假如明天沒有太陽》特別提到了它。

        這個常常被人們稱為“法國梧桐”的樹木因為名字中自帶的文藝氣質,滿足了小城市的來客對于十里洋場的優雅想象。讓人左右為難的石楠不僅便宜命硬,還具有很好的觀賞性。

        然而,當這些樹大規模種植以后,問題來了。

        2015年,全國綠化委員會聯合國家林業局首次發布了一號文件——《關于做好楊柳飛絮治理工作的通知》,開頭點名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吉林、黑龍江、江蘇、甘肅、青海、寧夏等17個省、市、自治區。

        由于各城市的綠植高度同質化,每年春天中國城市的楊柳飛絮問題,已經不是一地一城的事了。

        無論是楊樹、柳樹還是法國梧桐和石楠,這些樹木引發的問題之所以總是集中在四五月份,還是應了趙忠祥老師的那句名言“春天來了,萬物復蘇,這是一個交配的季節”。

        楊樹、柳樹和法國梧桐都是通過飛絮的方式傳播自己的子孫后代,而石楠花不可描述的氣味也是為了吸引昆蟲傳花授粉。

        所謂“無心插柳柳成蔭”,楊柳雖然便宜、好種、易活,卻也隱含著致命的危險。

        大部分植物都是雌雄同體的,偏偏楊樹和柳樹是雌雄異株的。雌株的楊、柳在接收到雄株的花粉完成受精后會結出果實,果實表面被細小的絨毛包圍。

        隨著果實成熟爆開,其中孕育的種子就會在絨毛的攜帶下四處飄散,而一棵楊柳要飛過多少路才能落地生根,答案在風中飄蕩。

        如今在北方廣泛存在的飛絮實際上是性別失衡問題。楊、柳和人類一樣,生長前期雌株的生長速度要快于雄株。

        這也就導致在以樹木直徑為定價標準的林木市場上,雌性樹苗的經濟效益要高于雄性樹苗,因而被大量繁殖和銷售。加上許多園林部門并沒有能力分別雌雄,所以在北方城市所種植的楊、柳中大部分都是雌性。

         

        客觀地來講,通過大批量種植這些樹,中國的城市植被問題確實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改善。

        以北京為例,根據北京觀象臺沙塵資料統計顯示:北京地區的平均沙塵天數從50年代的26天,逐次減少,60-80年代在10天至20天之間波動,90年代不到5天;2010年以后則下降到3天左右。

        沙塵天氣解決了,由此而帶來的飛絮天氣,又該如何解決?

        請樹容易送樹難

        著名段子手、網絡抒情詩人大咕咕雞曾在微博上這樣為飛絮問題建言獻策:

        把柳絮楊絮往香椿的路子上引導,涼拌柳絮,清熱下火,明目,利尿,主治嘴饞,柳絮楊絮焯水,加蔥姜醋涼拌,再來一勺麻醬,老北京鹵煮店里一盤88!家里吃便宜,到時候上街撿楊絮的可能要打破頭。

        玩笑背后,面對城市植被造成的問題,多年來雖然采取了各種方式試圖予以控制,總體來說收效甚微。

        在飛絮問題集中爆發的90年代,曾有過聲勢浩大的“百萬雄楊進北京”工程,但由于雄楊本身存在的數量少、更新速度慢等問題,種上的雄楊在短時間內爆發蟲害,最終收效甚微。

        也有人提出更換其他樹種,只是以目前的城市體量來說,除舊迎新需要耗費大量的財政、人力資源,并且城市綠化在短期內難以恢復,會造成嚴重的環境破壞。

        除此之外,科研人員提出通過以嫁接的方式為雌樹做“變性手術”,鑒于其技術要求和后期的維護成本,大范圍推廣的實操性不大。

         目前應用比較廣泛的主要有兩種,一種是給樹木注射藥物抑制雌株開花結果,不過這種“短效避孕藥”有效期只有一年,且一針就要花費15元,就樹木的規模而言,也是一筆巨大的財政負擔。

        另一種最經濟的方法就是給樹“洗澡”,通過高壓水槍對楊柳絮進行精準打擊,其場面氣吞山河,具有極佳的圍觀效果,往往成為市民們茶余飯后觀賞的保留節目。

        當然最大的缺點就是沒有任何效果,等到天朗氣清、惠風和暢,曬干的飛絮又能夠旋轉跳躍不停歇了。

        雖然也有新聞報道稱北京林業大學研發出了“北林雄株1號”和“北林雄株2號”,克服了既往雄株生長速度慢、易患病蟲害的缺點,但距離其真正投入市場使用和生長成熟還不知道需要多少年。

        中國城市的植被“污染”往往是欠缺長遠規劃的結果。

        除了北方的楊柳,南中國的景觀芒夏天一樹琳瑯,但一到秋天就能讓人欣賞到“黃色流淌一片”的絕美風景,配上廣東地區出門常備的人字拖,簡直是溜旱冰的絕佳組合。

        而那些長滿呼吸根的榕樹,其拱破地磚的旺盛生命力,總讓路過的行人望而卻步。

        早在《漢書》中就有關于城市樹種選擇的記載:“道廣五十步,三丈而樹,厚筑其外隱以金錐,樹以青松”;蜀國成都“四十里芙蓉如錦繡”,唐代長安廣種榆、槐;北宋東京遍植桃、李。

        選擇樹種與其說是選擇裝點城市的植被,不如說是為城市的居民選擇一種生活。

        好消息是,園林部門稱力爭在2020年基本解決飛絮問題;壞消息是,2019年快過去一半了。

        參考文獻:

        1.郄光發、彭鎮華、王成,關于我國城市綠化樹種植被選擇的思考,中國城市林業,2012年6月

        2.謝芳、錢姍儀,讓中國人焦慮的楊絮背后,曾“拯救”北京800萬人,瞭望智庫,2019年5月

        3. 林廣思、趙紀軍,1949-2009風景園林60年大事記,風景園林,2009年第四期

        ?作者 | 曹徙南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