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沒文化有多可怕!

        2019-05-14  八面楚風

        話說北宋乾德三年(公元965年),趙匡胤在宮中發現了一面舊鏡子,背面刻了鑄造年份。

        乍一看吧,乾德年間的,最近鑄造的咋這么舊呢?

        仔細一看,我去,竟然寫的是“乾德四年鑄”。

        于是把趙普叫來問:我他媽是穿越了?還是過糊涂了?今年明明是德三年啊,想請教您?

        趙普:我那知道,我就讀了半部論語的人~

        趙匡胤去找了個博學的人,才發現前蜀后主王衍的年號也是乾德,這舊鏡子是從四川帶回來的戰利品,這是個亡國的年號!

        于是就停用了此年號。

        巧合的很,和前蜀一樣,此年號剛好用了6年。

        你說宰相沒文化有多可怕?

        但趙普,這個沒文化的~

        三次拜相。

        獨相十幾年,全靠權謀。

        尤其是,當趙匡胤擔任董事長兼總經理,趙普和趙光義都是副總經理的時候,趙普和趙光義進行了拼死的權力爭奪,互相都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誰知,趙匡胤突然駕崩,趙光義做了皇帝,幾乎所有人都認為趙普必死無疑。

        但是,趙普運用他獨特的職場反轉術,又讓心胸狹窄的趙光義盡釋前嫌,寵信之盛甚至超過了趙匡胤。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可以說,趙普的職場經營術,前承馮道,后啟秦檜。

        都是一代陰謀大家,卻唯獨他,清清白白離去,惟余后人慨嘆。

        讓我們一一分析他的職場經營術,相信對于處于996工作重壓下的年輕人,有所裨益。

        01

        善心

        善心,是做人的基礎,沒有善心,無論多大的事業,都是沙灘上的城堡,一個海浪,就什么都沒了。

        宋史明確說明:普少習吏事,寡學術。

        他年少的時候,就專門鉆研如何處理政務,如何揣測人心,卻很少讀四書五經。

        但是,無論他如何機謀權詐,卻都始終保持一顆善心。

        他的善心,曾經讓還是一名將軍身份的趙匡胤感動。

        當時,趙匡胤剛剛打下南唐的滁州城,社會秩序相當混亂,到處都是趁亂打家劫舍的歹徒,柴榮命令趙匡胤迅速恢復社會安定,并給他派了一名幕僚,趙普。

        當時,趙匡胤抓了一批嚴重的搶劫罪行的歹徒,準備處死,趙普突然說,別急,讓我再辨別一下。

        忙的頭昏腦漲的趙匡胤大急,對著這個陌生的年輕人喊:哪有那個功夫鑒別,都是事實俱在的罪犯,趕緊殺一批,社會秩序就會迅速安定。偶爾有一兩個冤枉的,還不是正常的嘛。

        趙普卻一直堅持,趙匡胤無奈,畢竟是柴榮剛剛派來的,也不好鬧僵。就把這批人交給了趙普。

        次日,趙普匯報,有好幾十人都是冤枉的。

        趙匡胤也嚇了一跳,畢竟都是父母生、父母養的活生生的人啊,都是一條條人命啊。

        這件事讓趙匡胤很欣賞趙普。

        又過了一天,趙匡胤的父親趙弘殷也帶部隊來到滁州城。

        此時的趙弘殷,身染重病,他希望讓兒子陪著自己,慢慢養病。

        卻不料,南唐再次在前線發起攻擊。

        柴榮命趙匡胤迅速奔赴前線。

        剛剛團聚的趙匡胤父子心中酸楚,尤其是趙匡胤,面對重病的父親,他無論如何都不忍心離開。

        一邊是父親染病在床,一邊是公司老板緊急催促。

        還是陌生人的趙普此時站了出來,讓我來替你盡一份兒子的責任吧。

        看著趙普仔細心照料自己的父親喝湯吃藥,趙匡胤放心地離開了滁州,無牽無掛地奔赴戰場。

        趙弘殷知道這個人也姓趙,便按同族人的待遇來對待他。

        不久,戰局變幻,柴榮命令放棄滁州。

        趙普便伺候著趙弘殷撤離滁州,而此時的趙弘殷已經病情越來越嚴重,最終,還沒到開封,就去世了。

        此時的趙匡胤僅僅是一個普通的將領,趙普卻能如此悉心照顧他的父親,解除他的后顧之憂,可以說,他的善良和真摯,給了趙匡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02

        自責

        趙普有一值得所有人學習的秘訣,那就是自責。

        趙普當了宰相之后,有一次和趙匡胤聊天,忽然,趙普又開始例行的自責了:當初,咱們給柴榮打工的時候,我曾經有一次怎么怎么惹得你很生氣,還有一次,我告了你的狀,差一點把你害死,還有一次…

        趙匡胤的耳朵都磨出繭了,說:好了,好了,都是多少年前的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啦,還提他干嘛?

        趙普說,不行,我內心一直背負著這些罪責,不說出來,我就難過。

        趙匡胤說,好了,不說它了,如果每個人都知道今后某個人要做皇帝,那么,今后大家都拼命去找那個未來的皇帝了。

        趙普雖然不停地自責,可是他貪財的事情卻沒有少做。

        有一次,吳越王錢俶的使者去他家拜會,說完事情后就走了。

        他剛剛把人送出門外,轉回身往院子里走,仆人們還沒關上門,就聽到宣詔:皇上駕到。

        嚇了趙普一跳,因為,那使者送的禮物還在院子里。

        趙匡胤進了院子,問道,誰送的?

        趙普如實回答,吳越王錢俶。

        趙匡胤,什么禮物啊?

        趙普:海產品。

        趙匡胤:打開看看。

        仆人們打開壇子,居然都是一壇一壇的黃金做的小顆粒。

        俗稱金瓜子。

        趙匡胤氣的臉色由紅發紫:吳越王以為國家大事都是你們這些書生決定的。

        趙普則是臉色由黃轉綠:他真的說是海產品啊,這我馬上就給他送回去。

        趙匡胤冷笑說,送回去不是便宜他了,人情也落了,東西也省了。

        你收下吧。

        這還是趙匡胤看見的,記到日記里面的,其他沒看見的,不知道有多少了就。

        就這他還是不滿足,北宋時期,嚴禁私人買賣木材,這屬于國家壟斷專賣,可以無限漲價,利潤上繳國庫。

        趙普眼紅這里面利潤豐厚,就想了一條走私的辦法。

        他派白手套去陜西一帶購買巨木,扎成木筏,裝了一些生活用品回來了。

        這買生活用品也不犯法啊,誰能想到其實他要的是組成木筏的巨木,巨大的木材。

        他以為這是神不知鬼不覺,其實,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都死死地盯著呢,早就報告給皇帝趙匡胤了。

        結果是趙匡胤大怒,要求徹查此事,嚴肅處理。

        幸虧有王溥連日解勸,說趙普實在是不知情,而且念在過去為國家出力的功勞份上,保證下次不再犯,才算過去。

        眾位大臣眼珠子都掉出來了。

        此時的王溥早已罷相,僅任太子少保,根本就融入不了趙匡胤趙普的核心圈子,他居然出來勸說趙匡胤饒了趙普。

        很明顯是趙匡胤想替趙普解脫罷了。

        03

        站在老板的角度處理事情

        站在老板的角度做事,這是趙普最大的職場秘訣。

        也是他把趙匡胤趙光義兩兄弟哄的溜溜轉的法寶。

        當然,他的能力,也是大宋立國三百年的根本保證。

        柴榮去世之后,后周上層權力變幻不定,趙普很敏銳地感到改變時局的機會來臨了。

        當時趙匡胤的殿前都點檢職位被免去,只剩下歸德軍節度使、檢校太尉的職務。

        以趙匡胤的行事風格和特點來看,他是不清楚當時的細微的局勢變化的,真正策劃陳橋兵變的,只能是趙普一人。

        至于趙光義,以他當時的年齡和資歷,不過是在后面的跟隨的毛頭小伙子而已。

        只是,趙普所有的策劃,都是為了趙匡胤量身定做的。

        也就是說,從陳橋兵變、北宋建立的那一刻起,趙普就像一個高明的棋手,從一開始就是他自己在下棋,趙匡胤,不過是一個執行者。

        也正基于此,才會出現趙普下朝回家之后,不敢脫朝服,因為隨時趙匡胤都會來敲門咨詢下一步棋怎么走。

        于是我們才看到,大風雪之夜,趙匡胤站在趙普家門外敲門,趙普去迎接,趙匡胤說,我弟弟趙光義馬上就來,咱們先把燒烤架支上,羊肉烤上,酒也溫上,邊喝邊聊的情景。

        在趙普家,趙普媳婦切肉、做菜,洗洗涮涮,趙匡胤趙普趙光義三人圍著燒烤架聊天,趙匡胤時不時喊著,嫂子,再熱一壺酒。

        就這樣,喝著酒,聊著天,朝廷上文武百官的命運就這樣決定了。

        就這樣,喝著酒,聊著天,大宋天下億萬黎民百姓的命運就這樣決定了。

        就這樣,喝著酒,聊著天,南唐李氏、吳越錢氏、西蜀孟氏、北漢劉氏等等王國的命運就這樣決定了。

        可以說,此時趙匡胤幾乎一步棋都不會走,才會白天政事處理要問趙普,晚上回家就不會了,還要再去趙普家問他。

        當然,趙普也很高明,每一步都堪稱妙手,尤其是杯酒釋兵權,不單是趙匡胤的宅心仁厚,更是趙普的仁心手段。

        兵將分離,調兵權與領兵權分離、各自獨立、相互制約的措施,完美而有效地解決了上百年紛亂戰爭的源頭,以至于至今我們都在模仿他。

        趙普站在老板角度做事的最經典案例,是金匱之盟。

        我們先說一下背景。

        趙匡胤執政后期,由于提拔了一批新人,漸漸不用再事事請教趙普這個棋手了。

        尤其是,趙匡胤用自己的弟弟趙光義來分趙普的相權。

        趙光義的職位一直在躥升,從大內都部署,加同平章事、行開封府尹,再加兼中書令。

        進占太原之后,趙光義又被改封為東都留守,別賜門戟,封晉王,位列宰相之上。

        也就是說,趙普是宰相,趙光義也是一名隱形的宰相。

        趙普的一套班子和趙光義的一套班子常常發生矛盾,兩個人也為了權力的爭奪,互相抵牾,甚至于經常設陷阱殺掉對方的左膀右臂。

        特別是趙普,就曾設計殺掉了開封府尹趙光義手下開封府判官劉恕等人。

        可以說,雙方勢同水火。

        但是,誰也想不到,年紀輕輕,身體健康、生龍活虎的趙匡胤會突然駕崩。

        更想不到的是趙光義會突然繼位。

        而趙匡胤去世前的這一段時期,趙普卻比較悲催,他遇上了一個新對手,盧多遜。

        盧多遜飽讀詩書,與趙普的不讀書形成鮮明對比,而且,盧多遜還是一名儒將,跟隨趙匡胤南征北戰,立下赫赫戰功。

        趙普打擊他,卻遭到他的嚴厲反擊,因為這時盧多遜已經成長成為一名合格的棋手,他不停地在朝廷上指摘趙普的種種錯誤,這一次,趙匡胤偏向了盧多遜,于是,此時的趙普其實已經逐漸遠離了權力中樞,甚至被調離開封,任河陽三城節度。

        如今,趙匡胤去世,恨他入骨的趙光義登基,更是想找機會好好再收拾他一下。

        所有人都覺得趙普完蛋了。

        但是,趙普卻在趙光義登基這事上發現了命運的轉機。

        換新老板了,對于普通人來說,跟誰打工都一樣而已。

        對趙普來說,這個新老板,曾是多么熟悉的朋友,又是多么仇恨的死敵。

        他是如此的了解他,呵呵。

        趙光義缺什么?

        名分。

        卻沒有人知道他這個隱疾,或者說,知道,卻無可奈何、束手無策。

        趙匡胤死前沒有遺詔,過去也從未表露過讓他趙光義當皇帝的意思。

        來路不正啊。

        趙光義怕什么?

        弟弟。

        同樣沒人知道,或者說,知道,卻無可奈何、束手無策。

        趙光義的弟弟是趙廷美,杜老太太總共生了他們弟兄三個。

        他可以頂哥哥當皇帝,他死后自然應該再傳給弟弟趙廷美。

        可是,誰敢殺趙廷美呢?

        這簡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但是,趙普敢。

        他不但有智慧,更是一個超強的賭徒。

        誰可以破除趙光義心頭這揮之不去的迷霧呢?

        連趙光義自己都想不到,趙普能一并解決他的頭等難題。

        此時的趙光義還想著怎么收拾趙普呢。

        趙普從河陽找個機會回到開封,突然要求面見皇帝趙光義。

        趙光義在后殿接見了他。

        趙普動情地說,皇帝啊,我要求您讓我明天在朝堂上宣布一件事情。

        趙光義驚奇地說,什么事情啊?

        趙普說,當年,你哥哥在位的時候,我作為宰相,參與了許多機密的大事情。

        在你母親杜太后去世前的一段時間,有一天,他把你哥哥和我一起叫到了她的床前,鄭重吩咐了一件大事,她先問你哥哥,他是怎么做上的皇帝,你哥哥說,是因為柴榮幼子太小,無法掌控權力,導致的陳橋兵變。

        你母親又問,萬一他戰死了,誰繼承他的位置,你哥哥立刻就明白了,說,兄終弟及,我死了,我弟弟趙光義繼位。

        所以,你繼位皇帝,這個是有你母親的遺言的,而且,是經過你哥哥親口承諾的。

        就像是黑暗里突然閃出一道光,趙光義一瞬間醍醐灌頂。

        太聰明了。

        依稀看見了好多年前雪夜里一起烤羊肉喝酒的那個足智多謀的趙普,他一點沒變。

        趙光義說,當時,你們有什么證人證言留下來?

        趙普說,當然有,當時,你母親怕你哥反悔,就讓他說出來,我記下來,然后,好像是放在皇宮里面一個金柜面鎖起來了。

        趙光義說,原來如此啊,那你去找到那個金柜子,去給我找來吧。

        趙普對皇宮太熟悉了。

        他直接找到一個金柜子,把自己臨時寫好的盟約放進去,然后對趙光義說,看,就是這個,它就在這里。

        短短幾分鐘,解決了長久以來困擾趙光義名分不正的難題。

        很快,趙普再次擔任了宰相了職務。

        是啊,這個計策簡直妙到毫巔。

        這個故事的三個人里面,兩個都已經去世了。

        趙普說什么,就是什么,任誰也無法反駁。

        趙普的這個計策,歷經千年。

        至今依然在用。

        接下來,就是一道更加隱秘也是難度更高的難題了。

        趙廷美。

        趙普再次請求召見。

        趙光義再次在后殿接見了他。

        趙普說,我早就發現你三弟趙廷美有謀反的跡象了。

        我希望您任命我來調查這個事情。

        趙光義同意了。

        很快,趙普就找了很多證據。

        而且,還和他原來的政敵,宰相盧多遜有關。

        趙廷美和盧多遜勾結謀反的證據是:

        1、盧多遜親口說過,他曾派親信把國家機密文件告訴趙廷美,好邀功請賞、結黨營私。

        2、盧多遜派人向趙廷美傳信說:“希望皇帝早點兒死掉,這樣我們就可以治理天下了。”

        尤其是趙廷美的回答:“愛卿所言正合我意,我也是這個意思。”

        3、談話結束后,趙廷美送給了盧多遜很多的禮物,大都是弓箭、戰馬等等。

        他們這是什么意思?

        不是太明顯了嗎。

        于是,盧多遜和趙廷美一下子就全部完蛋了。

        盧多遜全族被發配海南島,遇到特赦也不能免罪。

        趙廷美被降為涪陵縣公,舉家遷至房州,不久,去世,年僅38歲。

        這次是一炮雙響,不僅解決了趙廷美,順手還收拾了盧多遜。

        試想,一個宰相和一個開封府尹兼副宰相,談點機密文件,逢年過節送點禮物,怎么可能不發生關聯。

        只是,遇上了趙普的別有用心。

        04

        擅長打感情牌

        趙普本身就是一個感情豐富的人,再稍微秀一下感情牌,簡直是如虎添翼。

        有一年,趙光義將趙普外調為武勝軍節度。

        臨別以詩餞行。

        趙普當時就哭了:“陛下賜臣詩,應當刻石,與臣朽骨一并葬在地下。

        這一哭,讓趙光義心中激動了半夜都沒睡好。

        隔天宋太宗對宰相宋琪說:“趙普對于我們大宋朝來說,是最大的功臣,朕年輕的時候,幾乎天天都和他在一起,如今,年齡大了,老邁了,我不能用樞務政事煩擾他,選擇善地來安置他,因此作詩篇來表達我的本意。趙普感激得哭泣流涕,朕也為之淚下。”

        宋琪回答說:“昨天趙普到中書省,手拿御詩哭泣,對我說:‘此生余年,無法報答皇上,希望來世能為陛下效犬馬之力。’

        臣昨天聽到趙普的話,今天又聽到皇上的宣諭,君臣之間善始善終的情份,可以說是兩全啊!

        這一副完美的感情牌打出來,仁君趙光義和忠臣趙普的形象躍然紙上,名垂史冊。

        可惜了冤死的趙廷美。

        所以說,沒文化,沒底線,才真可怕!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