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班超如何靠數千人馬稱霸西域,并逼退貴霜帝國?

        2019-05-14  八面楚風

        隨著班超的初步成功,北匈奴勢力開始從西域各地退場。但敵人卻沒有給他們以喘息的機會,很快就讓班超成為了孤懸在外的一支力量。在此關鍵時刻,班超充分調動本土勢力的策略,開始發揮極好的效果。

        北匈奴的大舉反攻

        北匈奴一直不情愿看到東漢勢力在西域扎根

        公元75年春天,竇固的西征軍已經撤回中原。北匈奴看到東漢恢復在西域的機構建制,于是就派遣左鹿蠡王率2萬騎兵攻打車師。戊校尉耿恭遣司馬將兵三百人救援,結果全軍覆沒。北匈奴在攻殺車師后王安得后,又進攻耿恭駐守的金蒲城。

        耿恭臨危不懼。他提前讓部下在箭頭上涂了毒藥,一被射中就劇痛無比,繼而傷口潰爛。數百人的漢軍還組織劫營,讓匈奴人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耿恭組織的敢死隊打得潰散而去。

        西域漢軍除了堅守城池 并無其他很好的辦法

        但耿恭知道,匈奴人遲早還會回來。金蒲城過于弱小,而且位置靠近前線,是無法固守的。他旋即把部隊帶到附近的疏勒城(位于今天新疆昌吉州奇臺縣,不是南疆的疏勒國)。前來復仇的匈奴人數占據絕對優勢,但死傷無數,就是攻不下城來。于是把河流上游截斷,使得守軍開始缺水。耿恭下令打井取水,打到十五丈深。最后應該是挖到了冰山腳下的淺層地下水,才緩解了缺水災難。

        在之后的漫長圍城中,東漢本土也發生了漢明帝去世這樣的大事件。新的漢章帝即位,已經準備放棄西域。于是沒有向西派出援軍,反而命令在西域活動的漢使返回中原。

        疏勒城是班超駐軍與中原直接的主要聯系

        也是在這一時間,陳睦和郭詢見狀不妙,于是聯系焉耆國救援耿恭。但是龜茲王看有機可乘,便鼓動焉耆、危須和尉犁去進攻漢軍。由于速來輕視西域人的戰斗力,漢軍被以龜茲為主力的西域聯軍擊敗,2000多人的隊伍全部戰死。于是,整個西域只有戍己校尉保衛的金蒲城和柳中城,還有在疏勒國活動的班超。但是兩軍間隔太遠,所以遠水不解近渴。

        幾個月后,疏勒城中的漢軍依然寧死不降。漢軍大旗依然在城頭高高飄揚。匈奴人也精疲力竭,多次招降守城的耿恭。但后者不僅不為所動,反而將匈奴使者殺了吃掉。

        南下的匈奴騎兵 經常可以從容包圍對手

        公元76年1月,漢朝援軍到達了殘破的柳中城,但只找到了遺落滿地的遺骸和破碎的兵器。隨后由范羌分出2000人再趕往疏勒城,發現堅守那里的士兵只剩下了26人。兩撥人以最快的速度撤出了疏勒,向東面的玉門關撤退。

        匈奴騎兵發誓不能放跑這批的軍,于是在后面拼命追擊。漢軍且戰且退,最終抵達玉門關時,耿恭的部隊僅剩下了13人。他們的撤退,實際上也預示著班超在西域成為了一支孤軍。

        在力所能及時 匈奴增援西域比東漢更為方便

        東漢在決定放棄西域的同時,也命令班超回國。但他知道如果撤退,西域必然淪落到北匈奴的鐵蹄下。疏勒和于闐軍民也挽留他繼續駐扎。于是班超感覺自己完全可以成為西域的霸主,借助漢朝的威望在這里建功立業。

        疏勒和鄯善一樣,是塔里木盆地的西部頂點之一,而且此地和莎車是僅次于輪臺的西域良田。控制了這里,就可以封堵盆地的西部出入口,還可以依托背后的山地和山前的大漠對抗漠北的壓力。出了疏勒的山口,他還可以聯系蔥嶺外的康居、大宛和貴霜。

        除了班超的人馬 其他漢軍都只能退回玉門關以東

        以夷制夷

        已經大部分融入黃土的 疏勒遺址

        在班超沒有走遠時,疏勒就有兩個城市投降了龜茲。這些人還勾結附近的龜茲盟友尉頭,準備一舉拿下整個疏勒。班超在收拾了國內人心后,迅速反戈一擊,捕斬疏勒叛軍六百余人。隨后又馬不停蹄地奔赴尉頭,并一舉擊破了這個小國。

        雖然如此,但是班超所面對的西域格局依舊在不斷惡化。公元77年,由于旱災的原因,東漢難以維持在西域的屯兵,于是朝廷決定罷位于天山東段北麓的伊吾廬屯兵,北匈奴復派兵守其地。這是漢政府的一大失策,把一處良好的后勤基地和西域屏障放棄給匈奴。班超能獲得的中央支援越來越少。

        漢明帝一直都不愿意在西域投放太多兵力

        當漢朝的存在感在日益薄弱,班超在西域仍采取進攻戰略。在分析局勢后,班超覺得西域北道有匈奴軍隊活動,各個城邦位于匈奴勢力的直接影響下,所以對漢的態度不太友好。但在南疆,因為有沙漠的阻隔,所以可以維持相對獨立的外交政策。所以除了莎車不臣服之外,其他國家已經被爭取到了漢朝一邊。加上漢朝在西域已經沒有大隊軍隊駐扎,所以給南疆諸國造成的直接經濟壓力要小很多,有利于班超更好地融入到當地的文化中,并避免引發當地人的過分警惕與反感。在這種情況下,班超想到的辦法就是以夷制夷,調動西域各國的本地力量來借力打力。

        公元78年4月,班超率疏勒、康居、于闐、拘彌等斯基泰國家的聯軍10000余人,進攻吐火羅系的姑墨和石城,斬首七百級。借助這一機會,他上書中央請求派兵支援。建議漢朝可以從本地人的內部矛盾入手,組織起由南疆、大宛、烏孫和康居構成的的反匈奴-龜茲聯盟。一旦孤立了親匈奴的吐火羅系城邦,西就有希望平定西域。

        西域斯基泰系勢力 是班超倚重的力量

        班超的“以夷制夷”戰略,使章帝也見到了希望。東漢便派假司馬徐幹率義從部隊1000人去支援班超。這其實體現了漢廷想以低成本換高收益的賭博心態。但因為不派正規軍到場,也讓班超在當地有更大的自由。

        公元84年,章帝看到班超在西域似乎有了起色,又派假司馬和恭等率領800人支援班超。班超發動疏勒和于闐的軍隊,一同夾擊莎車。莎車賄賂疏勒王忠反漢,幫助他占領了烏即城。班超乃更立其府丞成大為疏勒王,并遣使者說服康居王逮捕疏勒王忠。這是又一次“以夷攻夷”的勝利。

        同為小邦 斯基泰系的武力依然勝于吐火羅人

        公元86年,疏勒王忠從康居借得精兵暗中埋伏,遣使向班超詐降。班超知其奸詐而假裝答應下來。忠遂以輕騎見超,被班超所斬殺。此后,班超召集了來自于闐諸國的25000人馬,攻擊莎車。龜茲王則調集溫宿、姑墨、尉頭等吐火羅人共50000救援。

        班超與于闐王共設假撤兵之計,以分散敵人兵力。龜茲王得知班超要撤兵后,就親率10000人去西界阻擊班超,別讓溫宿王率8000騎兵去東界攔擊于闐王。班超等待兩國大軍已經出擊,遂帶騎兵兵急馳莎車軍營,斬殺了敵軍5000多人。莎車遂降,而龜茲等國兵也皆潰散。在向東平定了盆地內的敵人后,來自西方的外患正在襲來,威脅東漢在西域的脆弱存在。

        漢軍在西域主要扮演精銳突擊者的角色

        來自貴霜的挑戰

        東漢經略西域的同時 貴霜也在逐步擴大領地范圍

        此前,班超曾經以書信遠交近攻,調動被稱為月氏王的貴霜帝國,去說服康居撤兵。雙方有了貌似良好的初步接觸。

        月氏王雖未涉及西域之事,但他曾遣使通過班超求娶漢的公主。其實,班超此時在西域已擁有巨大權利。一旦申請朝廷派公主,必然導致漢朝公主和他的隨臣在月氏的出現,可能會近距離牽制他的行動。貴霜是希望以此向東伸展勢力,尋找在塔里木盆地的擴張。但無論是中央和還是貴霜,都會影響到他個人在西域的威望。所以這一建議,遭到班超拒絕,并送回其使者,月氏王因此痛恨班超。

        班超通過長期經營 已經成為了西域的聯盟領袖

        公元90年,月氏王派其副王謝,率70000大軍越過帕米爾高原,不遠千里來攻擊班超。而且這一戰前,貴霜帝國看好了漢軍遠征北匈奴后回國,西域出現了權利真空。于是貴霜人聯絡同屬吐火羅系的大國龜茲一起起事,對西域的漢朝勢力發難。

        就武力輻射范圍而言,貴霜帝國的核心北印度地區,短于東漢的長安到西域的距離。但貴霜的戰略重心卻是不斷南下印度,所以不可能以全部力量來進攻西域。所謂的副王,其實就是由最高君主任命,節制一方的總督級人物。依靠中央宮廷的權威,協調和指令地方長官、屬國君主和自治城市。因此,班超其實不必擔心自己面對整個貴霜帝國的全力猛攻。

        貴霜領袖之下 是大量塞種人與希臘化大夏人

        在人種和文化上,西域的吐火羅人、塞人和地中海類型印歐人,無疑會天然地傾向于印歐人系統的月氏遠征軍。后者的統治階層由西遷的月氏人為主,也滲入了不少塞人、大夏人、印度人和希臘化領主。所以在文化親和力方面,具有一定優勢。

        但是班超常年在西域活動,也并非優勢全無。隨著東漢的建立,軍制出現了新的變化。所以此時的西域漢軍,已經不是西漢時代戍卒和長于弓馬的邊郡良家子,而是來自內地的刑徒和自愿從軍的胡漢人士。班超手下除了36人的老班底,還有的就是漢章帝派來的這1800名刑徒兵和義從兵。前者從軍是為了抵罪或者險中求富貴,后者在漢魏時代其實有明顯的外族色彩,可能包括邊境的漢人和河西的各色外族。

        漢軍甲胄不重視下半身防御 更適于據守城池

        在裝備和兵種上,這支漢軍主要武裝的是皮質或者鐵質的札甲。這種和先秦甲胄一脈相承的護具,對于戰士下半身的保護其實是有欠缺的。所以這樣的護具更有利于漢軍守衛城池,依托雉堞瞭望或者放箭。

        對比中亞地區流行的復合弓,漢弩雖然裝填速度慢、重量大,拉弦需要的臂力更大,但是有利于步兵依托掩體射擊。加上漢弩有帶刻度的瞄準器--望山。射手依據目標物的距離遠近,更好地準確命中目標,而且準確度和力度也大于馬背弓箭騎射。

        裝備望山的漢弩 也非常適合靜態防御

        作為班超盟友的疏勒等小國,擁有算是低配版的斯基泰騎兵部隊。除了騎射和偵查為主要功能的輕騎兵,重騎兵也不是不存在的。從西域壁畫來看,這些塞人貴族重騎兵,有著類似于雙領對襟大衣的護甲,盆領類似于翻起的衣領。而且受到月氏和波斯文化影響,他們也有護臂甲。步兵身著開領對襟胡服,使用劍、斯基泰風格的短斧或者復合弓。分塞人貴族有著類似于希臘馬鬃頭盔的寬沿高頂頭盔。

        貴霜方面,其北方控制區大宛和康居是這次遠征的主要兵源地,月氏本部兵力的比較有限。所以其主力還是各種斯基泰-北印度和月氏的輕重騎兵。輕騎兵和漢軍的外族輕騎兵風格類似,而重騎兵的護具則要精良許多。貴霜系和斯基泰系的具裝騎兵用大塊金屬片綴連的護身甲護體,而且普遍有臂甲和盆領保護關節和脖頸,這是漢軍比較缺乏的護具。相比于漢代的筒型鐵胄和幘冠,庫班式頭盔、有面具的頭盔和希臘風格的頭盔提供的保護也會更加全面。

        貴霜軍隊受到帕提亞影響 包括了不少具裝騎兵

        雖然貴霜騎兵有比較完備的馬甲,費爾干納盆地的良馬古哈薩克,也承擔得起精良的馬具。但是重騎兵的全副武裝,必然會消耗戰馬的體力,需要大量草料和水源。所以大隊貴霜騎兵穿越缺乏水草的大漠和干旱地帶,無疑非常考驗大軍的后勤補給能力、偵查能力和糧草收集能力。這是貴霜軍隊面對的一大劣勢。

        貴霜人仗著文化優勢,對西域小國的親近感,可能對于班超的幾千人毫不在意。但是西域世界的邏輯,是服從能提供穩定保護,而且能常駐當地的強者。無論是貴霜的總督,還是匈奴的僮仆都尉,還是漢朝的都護或者校尉,誰能更好地融入本地環境,熟知當地的風土人情,無疑會擁有更大的動員能力和威望。

        保存至今的漢朝烽火臺遺址

        從西漢時代開始,漢軍就在塔里木盆地修建長城和亭障,在當地設置亭障和烽燧系統。在西域干旱少雨的環境下,這種信息傳播體系能以比較快的速度實現綠洲間的信息傳遞,有利分布在各個綠洲的漢軍和親漢勢力做好防御準備。駐扎在各個戰略要地里的漢軍,非常清楚控制要點意味著能充分地發揮自然優勢。龐大的人數,反倒會成為西域入侵者的夢魘。在使者都尉和戍己校尉等人的領導下,漢軍積累了大量關于本地的情報,比較適應本地的小分隊作戰模式。只要是不出現王莽式的惡意挑釁和故意羞辱,西域屬國也不會選擇開展成本很大的綠洲戰爭。

        此外,從出土的疑似漢代都護府城池的奎玉克協海爾古城來看,漢朝駐軍會對駐守的西域本地城池進行改造。一般是修建成漢式方城和西域圓城嵌套的結構。增強防御力的同時,保證城內有水、水窖或者河流。

        今天的 奎玉克協海爾古城

        當然,班超的軟實力不容低估。經過了之前的征戰,班超無疑在南疆的幾個斯基泰王室統治的國家里積累了不小的威望。畢竟西域的風俗就是尊重強壯者而歧視弱者。有軍事素質的外交人員,都能以過硬的個人水平,贏得匈奴人和西域人的好感。

        在身份上,班超還迎娶疏勒王的女兒,也為他積累了意想不到的優勢。西域婦女在家庭事務和國政決策中的地位很高,班超真聯姻,無疑有助于他獲得西域本地貴族的威望,從而更好地介入當地的權力游戲。

        女性在斯基泰文化中有很重要地位

        間接戰略的勝利

        班超下令幾乎所有部隊都收縮入城防御

        經過了收集糧草并兼并清野,班超所能獲得的支持,主要來自于疏勒和于闐這兩個各有3萬勝兵的斯基泰國家。防備北道不懷好意的吐火羅系國家和北匈奴。在疏勒和于闐之間,還有一個被自己曾經打殘,但是依舊有敵意的莎車國故地。所以班超從于闐抽調的兵力非常有限,可以直接調動的兵力主要就是疏勒國的力量和自己的直屬部隊。

        貴霜雖然以騎兵作為遠征軍主力,但西域地區的國家主要是城郭邦國,所以貴霜人也必須攜帶一些北印度和斯基泰的步行部隊,乃至極少數的希臘后裔出征。讓他們執行運輸、架橋鋪路和攻城的任務。考慮到整支軍隊的兵源地是大宛和康居,這里都是斯基泰文化區,軍隊風格傾向于東伊朗-斯基泰的風格,希臘裔僅僅是點綴,所以整支軍隊的風格其實是適合野戰的。

        遙望疏勒城的貴霜騎兵

        班超通過偵查,做出了“月氏兵雖多,然數千里越蔥嶺來,非有運輸,何足憂邪”的判斷。從后來貴霜人向龜茲請求糧草支援的情況看,也說明了軍隊的步兵和運輸隊不多,更可能是一支靠掠奪和隨軍攜帶牧群作戰的游牧軍隊。這樣的隊伍不僅缺長期圍困的攻城傳統,而且缺乏穩定的后勤。

        當貴霜的騎兵經過了肥沃的費爾干納地區,穿越荒蕪而寒冷的帕米爾高原時,全程變的非常困難。在一些窄道上,駝物資的牲口根本無法通過。在進入疏勒前,貴霜軍隊需要經歷一系列起伏極大的陡坡和下坡路。在越過進入疏勒的烏魯恰克提關口后,還要過一座高16000尺的山隘.一路上的低洼地帶,只有一些斯基泰人的夏季牧場,貴霜軍隊只能通過他們來探路。但如此興師動眾的遠征,已經驚動了嚴陣以待的漢軍。

        至今 帕米爾都是環境惡劣的地方

        貴霜軍隊進入塔里木盆地后,幾乎就觸及了班超坐鎮的疏勒國。漢軍發現對手在穿越帕米爾高原時已損失了不少輜重,所以極度依賴綠洲地帶的水源或者果園來補充體力。但是在班超的提前安排下,果園已經被提前收割,野外的水源被填埋。雖然如此,數目依舊客觀的貴霜人依舊包圍了疏勒王城,以及喀什葛爾綠洲的其他據點。

        在班超軍法的勒令下,漢朝和西域聯軍被禁止隨意出城浪戰。雖然漢軍已經積累了用武鋼車結陣長期對抗游牧騎兵的經驗,但是兩方人數懸殊,而且漢軍一方缺乏有力而且數目足夠的騎兵,所以守城是不二選擇。

        下馬步射的貴霜騎兵

        在長期的堅守中,貴霜的騎兵找不到用武之地。在罵陣和誘敵之后,只能選擇下馬扎營攻城。漢軍主要依托弩機和大黃這種遠射弩射擊靠近的敵人。

        面對貴霜人也會使用源自古代波斯的攻城技術,堆土坡靠近城市,或者是修木質塔樓進攻。中國的攻守城技術經過墨家的總結,到了漢代已經穩定下來。漢軍一般是全力射擊,防止敵軍過分地靠近城墻,也會用提前備好的蒺藜和石頭投擲靠近城下的人。面對波斯式的藤條和柳條編制的移動掩體,則用火箭和火弩矢加以焚毀。為了防止敵人的夜襲,漢代烽燧里就有了飼養軍犬的傳統,一個烽燧配兩只軍犬,警惕敵人的夜襲和爬城墻。為了防止敵人的火攻,城墻上配備了用于滅火的水缸和皮盆防御對方的火攻制造火勢。

        雙方軍中都有不少屬于斯基泰系的塞人騎兵

        長期的攻城戰和營地生活,意味著忍受夏日正午的酷暑和夜里的寒冷。久攻不下的戰局,很容易讓散漫的游牧勇士們失去耐性。于是他們的營地防御也露出了破綻,營地供水和衛生的問題,也因為人多而日益顯現。于是班超一面通過烽火向其他城鎮發出信號,讓他們派出騎兵偵查敵情,順便試圖截取敵人的糧道。

        雖然貴霜軍隊的騎兵行軍非常迅速,但是后勤補給顯然沒有跟上。這為漢軍和西域聯軍騎兵截斷對方糧道,引發對手饑荒制造了可能。從疏勒綠洲到龜茲和姑墨這樣的吐火羅國家,其實交通路線是沿著天山南路前進,是非常固定的。所以貴霜從龜茲求糧的計劃遭到了班超騎兵的截殺。班超托人將信使的頭顱送到貴霜副王面前,暗示你們最后的后勤希望已經破滅了。這才將對手逼到了談判桌上。

        貴霜的大量主力部隊在攻城時作用不大

        此戰中,貴霜吃虧在于軍隊人數龐大但是后勤有嚴重問題。貴霜副王和他的遠征軍,想當然的將游牧民族就地掠奪糧草,快速行軍的戰術運用于西域盆地。但很明顯,塔里木盆地沒有大片草場供他們施展這一戰術。班超的堅持守城之策,讓騎兵被迫下馬作戰,讓良馬成為了消耗糧食和水源的累贅。長期在西域活動的漢軍小分隊,對于西域的主要交通線和城邦間的聯絡方式非常熟悉,所以他們能用斬首的方式斬殺貴霜前往龜茲的信使,截斷敵人最后的通路。

        班超除了利用斯基泰人和吐火羅人的固有深刻矛盾外,還極好地以城市和突襲隱藏了己方真實兵力,避免了過度暴露真實實力。他用大漠和雪山達成了敵我信息不對等,加強了對貴霜人制造的恐慌效果。

        在西域的斯基泰系城市看來 貴霜和龜茲都是吐火羅人

        但為了不繼續惡化局勢,維持戰略平衡,班超也不可能將戰爭拖延下去。否則緊靠漢朝的刑徒兵和西域小國的兵馬,很難長期與摸清虛實的貴霜爭霸。最好的解決策略還是繼續利用信息的不對等,和自然地理環境的限制,請走這支大軍。不過這不是一場正面的大規模野戰,并不能論證漢軍的戰斗力絕對強于貴霜帝國。只是從側面說明了西域不適合大兵團作戰。

        公元91年,班超以敲山震虎的方式,在龜茲的盟友焉耆,扶持了親漢的焉耆王,狠狠削弱了吐火羅人的勢力。班超也因定西域有功,被封為定遠侯、食邑千戶。最后在公元102年八月回到洛陽,改任射聲校尉,因病死于9月。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