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青年李白:不要迷戀哥,哥只是個傳奇

        2019-05-15  卜君心

        公元725年,重慶市長(渝州刺史)李邕在府中練大字。

        仆人進門告知:有位20歲左右、自稱涼武昭王后代的書生求見。

        李邕心想:這個月都接待了十幾個中山靖王后代了,這下又來個涼武昭王后代,也不知是真是假,不如去會會。

        自從被貶黜到長安,李邕每到一處,來訪的客人幾乎要把門檻磨平。

        這些訪客有的是名流商賈,帶著金銀珠寶前來求取墨寶,有的是青年才俊,帶著詩文前來自薦。

        作為大唐紅得發紫的書法家、文學家,李邕早就習慣了這樣眾星捧月的生活。

        曾得到他賞識的杜甫形容他:情窮造化理,學貫天人際。干謁走其門,碑版照四裔。

        這樣的大V,哪個有志青年不想蹭他的熱度,吸引一波流量呢?

        李邕放下筆,隨家仆來到大堂。

        那位書生背對著他,個子不高,但氣定神閑,毫無其他布衣的謙卑之態。

        轉過身,只見他目光炯炯,燦若朝陽,令人不敢逼視。

        李邕不禁一怔,心想:好強的氣場。

        那青年來不及入座,便自顧自滔滔地介紹起來,大意就是我從小遍覽群書、學習劍術,不僅武藝高強,而且文采一流,參加作文比賽沒有一次失利的,還被許多知名學者稱為小司馬相如。你如果把我推薦給朝廷,我肯定能輔佐君王,建立不朽之功……

        李邕耐心地聽他說完,卻沒有任何回應。

        那青年想:這就很尷尬了,莫非這牛吹小了?

        他哪里知道,世人稱為李北海的李邕本身也是個心氣高的,心氣高的人最見不得有人比他還狂。

        來謁見他的,哪個不是恭恭敬敬,頂禮膜拜,對他一頓吹噓的。

        而這個家伙卻光顧著吹噓自己,還語不驚人死不休,跟在傳銷組織練過口才似的。

        空氣猶如靜止一般,李邕半閉著眼睛,一言不發。

        年輕人自討沒趣,悻悻地走出門,自言自語道:還能文養士呢?看來不過是沽名釣譽罷了。

        幾天后,家仆遞給李邕一封信,只見信上寫道:

        【上李邕】

        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
        假令風歇時下來,猶能簸卻滄溟水。
        世人見我恒殊調,聞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猶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輕年少。

        翻譯成白話就是:今日你對我愛答不理,明日我讓你高攀不起!

        落款處飄逸且張揚的簽名:李白書。

        李白草書上陽臺帖

        李白的自信似乎是與生俱來的。

        小時候,李白問母親:媽,我是怎么來的呀。

        中國的家長一向對于孩子的性教育諱莫如深,李白母親也不例外。

        于是這位機智的媽媽告訴小李白:有一天晚上我做夢,夢見天上的太白金星落到我的肚子里,不久你就出生啦!

        這個答案可比什么充話費送的、垃圾堆里撿的要有創意多了,更重要的是,它給了李白莫大的鼓舞。

        從此李白對自己太白金星轉世,天上仙人下凡的身世深信不疑。

        每日里閱讀道書、尋仙采藥,只盼著早日回到仙界。

        因此別人都在寒窗苦讀,準備高考的時候,少年李白既沒有參加補習班,也沒有請家教,而是躲在大山里修道、習劍、看書、養鳥。

        看的都是什么書呢?主要有《一個道士的基本修養》《如何修煉成仙》《采藥、煉丹一本通》……(五歲誦六甲、十歲觀百家。十五觀奇書,作賦凌相如)。當然他也熟讀儒家經典,但是全憑興趣。

        由于家庭教育極為寬松,生活費也充足,李白便過著隨心所欲的漫游生活,而他最喜愛的運動莫過于爬山。

        那時候大唐讀書人非常流行隱居,這種隱居既是一種生活方式,也是打造個人知名度的辦法,王維、孟浩然等大詩人都干過。

        因此,愛爬山的李白總能遇到一些世外高人。

        有一次他登上峨眉山,途中遇到一位僧人。

        見他抱著一把和司馬相如同款的綠綺琴,便請求這位僧人演奏一曲。

        僧人欣然答應,揮手一彈,頓時只覺萬頃松濤響徹天際。

        李白怔怔地,沉迷于音樂中,直到天色暗下來都沒發覺:

        【聽蜀僧濬彈琴】

        蜀僧抱綠綺,西下峨眉峰。

        為我一揮手,如聽萬壑松。
        客心洗流水,余響入霜鐘。
        不覺碧山暮,秋云暗幾重。

        還有一次,他想上山訪問一位道士,卻沒見著。

        于是在云遮霧繞的山林里,對著仙境一般的美景,呆呆出神。

        【訪戴天山道士不遇】

        犬吠水聲中,桃花帶露濃。

        樹深時見鹿,溪午不聞鐘。

        野竹分青靄,飛泉掛碧峰。

        無人知所去,愁倚兩三松。

        當然,作為一名血氣方剛的少年,他也時常帶著一把匕首劍,圍觀或者參加社會青年的打斗:

        托交從劇孟,買醉入新豐。
        笑盡一杯酒,殺人都市中。

        17歲,李白正式拜一位叫東嚴子的隱士為師,開啟了隱居生涯。

        東嚴子曾寫過10卷《長短經》,是一部講述縱橫術的著作。他在四川小有名氣,更有俠義精神,當地太守曾經請他出山當官,被他拒絕了。

        除了劍術武功,東嚴子也會教李白一些縱橫之術。

        縱橫術并不是武功秘籍,而是以辯才陳述利害、游說君主的方法。

        大概是山里伙食不佳,他們養了很多珍奇的鳥禽,兩個人一嘯叫,那些鳥類就聽話地飛來吃他們手里的食物,場面比香妃引來蝴蝶還壯觀。

        李白對這項絕活相當得意。

        雖然隱居的生活快活似神仙,但是轉眼就20多歲了,李白覺得:是時候找個正式工作了。

        此時他的職業規劃是:在人間先做個宰相、帝王師,功成身退再隱居、修仙。

        對出身普通的人來說,這兩個目標的達成難度估計差不多,(用現代的話說就是:你還想當皇帝的老師,你咋不上天呢?)

        可李白不是一般人,雖然家庭成分是最底層的商人,要背景沒背景,要地位沒地位,但他有一樣常人無法企及的東西——才華。

        好在東嚴子不是古墓派掌門,沒有規定李白不能離開戴天山。

        公元725年,李白坐著船,從四川清溪出發,沿著浩浩蕩蕩的長江一路東行。

        這一走就是兩年。

        他在長江沿岸走走停停,一路結交朋友、干謁權貴,順便盡情游覽山水。

        在船上的時間漫長又無聊,只好寫寫詩消遣消遣。

        長江,千年來都是那條長江,可在李白的眼中,一切景物都活了起來。

        山隨著船的移動,一點點消失在荒野。

        一切景色都是那么壯闊、神奇,就像他那萬花筒一樣瞬息萬變、千奇百怪的頭腦一樣。

        【渡荊門送別】

        渡遠荊門外,來從楚國游。

        山隨平野盡,江入大荒流。

        月下飛天鏡,云生結海樓。

        仍憐故鄉水,萬里送行舟。

        秋天的夜晚,半輪明月懸掛在峨眉山上,流動的江水印出山川的倒影。

        夜半乘船前往三峽,沒有見到想見的人,只好向渝州出發。

        【峨眉山月歌】

        峨眉山月半輪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發清溪向三峽,思君不見下渝州。

        在湖北江陵,李白聽說有位道士叫司馬承禎,曾被武則天、唐睿宗多次召見,玄宗還曾經派特使把他迎入皇宮內殿,請他親授上清經法。

        這樣一位道教的大師級人物,李白自然要去拜訪。

        帶上自己的詩文辭賦,穿上心愛的紫色道袍,李白上山尋訪司馬道長。

        此時的司馬承禎已經是位須發白眉的老人了,德高望重,門人弟子眾多。

        李白見到這樣的排場,卻絲毫不膽怯。

        他徑直坐到司馬承禎身邊,如同對待自己同輩,不卑不亢地暢談起來。

        司馬承禎見李白為人豪爽,氣度瀟灑,甚是喜歡,忍不住夸贊:小伙子,我看你骨相清奇,很適合與我一起修仙,神游八極啊!(有仙風道骨,可與神游八極之表)

        李白是個經不起夸獎的人,別人一夸,他就飄了,當下激動得一口氣寫了篇長賦,名為《大鵬遇稀有鳥賦》,將自己比為大鵬,司馬承禎為稀有鳥。

        文章用大篇幅生動描寫了一只不同于俗鳥,志向高遠、胸懷廣闊的大鵬(李白),直到遇到理解他的稀有鳥(司馬承禎),兩人便一起展翅高飛、神游八極。

        敢和道教大佬稱兄道弟,除了李白也沒有第二個人了。

        拜別了司馬承禎,李白繼續乘船向長江中下游出發,一路風景名勝、目不暇接,最關鍵是還不收門票。

        不僅沿路打卡洞庭湖、廬山、黃鶴樓等5A級景區,每到一處,還要作詩留念。

        而李白像發朋友圈一樣隨手寫的詩,一不小心就流傳千古,直到今天我們的小學生還要背誦并默寫。

        在揚州,李白遇到一些落魄的書生,他們衣衫襤褸,面黃肌瘦。

        空有一身抱負,卻連去長安的路費的都沒有,更別提拜訪權貴、走動關系了,這些都需要錢。

        李白心腸一熱,每見到窮苦書生便請他們吃頓好的,再資助些錢財。

        如此不到一年,便花掉了30萬。

        李白離開四川的時候帶了不少錢,但一路游山玩水、請客吃飯,錢已經越來越少,眼看就要山窮水盡了,這時在湖北安陸的朋友邀請李白前往安陸小住。

        李白想了想:眼下也沒錢旅游了,就去找他借宿一陣吧。

        公元727 年,李白來到湖北安陸。

        這里山川秀美,宛若人間仙境。

        況且這里離司馬相如所在的云夢澤不遠,李白對于司馬相如仰慕至極,從小熟讀相如的作品,更時常模仿、暗暗與偶像較勁,最愛聽到別人夸他:作賦凌相如。

        李白開始在安陸的白兆山隱居,等待時機。

        春天,漫山遍野的桃花盛開,云遮霧繞。

        一位上山采藥的農夫看到在山林間漫步的李白,只見他一身白衣,風流蘊藉,飄然如仙。

        農夫忍不住問道:小伙子,長這么帥不出道,住在這荒山野嶺的干什么?

        李白神秘一笑,拂袖而去。

        【山中問答】

        問余何意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

        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

        不久,安陸的人就聽說,有位神仙般的人物隱居在白兆山中,風采堪比司馬相如。

        安陸有一位女子叫許紫煙,出身官宦世家,爺爺更曾高居宰相之位。

        再加上許紫煙生的花容月貌,才藝出眾,上門求親的人家往來不絕。

        李白也已到了娶妻的年齡,在朋友的牽線下,李白成功結識許家,出色的文采更是打動許姑娘的芳心。

        這樣一門婚事是大唐讀書人夢寐以求的。不同的是,李白是入贅許家。

        也許是以司馬相如為榜樣,李白對于上門女婿的身份并不感到羞愧。

        想當初司馬相如貧困潦倒、家徒四壁,自從娶了卓文君,不但獲得豐厚的嫁妝,仕途也大為順利。

        說不定結婚有轉運的作用呢。

        許家雖不是五大望族,好歹在地方上赫赫有名,加上許家資產頗豐,對于李白的仕途大有幫助。

        結婚不久,李白的大女兒平陽和兒子明月奴出生了。

        李白雖然放浪不羈,對這兩個孩子卻異常疼愛。

        然而當了奶爸的李白,很快又閑不住了,眼看著快30歲了,同齡人王維都在朝廷起起落落幾回了,自己連長安的城門都沒見著,必須把這事兒提上日程呀。

        好在妻子極其善解人意,表示:男兒志在四方,你去吧,孩子我自己帶,路費也不用操心。

        李白帶著充足的盤纏,信心滿滿地向長安出發。

        李白早就打聽好了,玉真公主與皇帝關系十分親密,還是一位虔誠的道教徒。

        而自己修道多年,有豐富的理論和實踐經驗,如能見到公主,一張口準叫她佩服得喊師傅。

        能得到公主的青睞,進入朝廷指日可待。

        李白在長安四處打聽,終于見到了玉真公主的侄女婿——駙馬張垍。

        張垍聽李白祖上跟大唐皇室沾親帶故,又娶了個宰相孫女,雖不知真假,也不敢太應付,便安排李白在玉真公主的別館住宿。

        然而玉真公主何止一個別館,簡直在各個地方開連鎖別館,她本人卻云游四海,行蹤不定。

        李白巴巴地在酒店等著,連個人影都見不著。

        連日里陰雨綿綿,又冷又悶,沒電視看、沒手機玩,李白唯有獨自飲酒,消遣永日:

        秋坐金張館,繁陰晝不開。
        空煙迷雨色,蕭颯望中來。
        翳翳昏墊苦,沉沉憂恨催。
        清秋何以慰,白酒盈吾杯。

        然而玉真公主久等不來,李白便知道張垍并非誠意要幫自己,只得氣憤地離開長安,再度漫游。

        這天他走在路上,突然收到陳丹丘的短信:哥,好久不見了,來我的大別墅玩嗎?

        李白和陳丹丘相識多年,還是道教學院的同窗,感情相當鐵。

        陳丹丘不但是個道士,還是個富二代。

        別的道士要兼職看風水、賣丹藥賺錢,而他早已不愁吃穿、在許多地方都有田產和莊園。

        不僅如此,陳丹丘的交際能力堪稱一流,當初司馬承禎就是由他引薦,李白才得以見到的,而他與大唐皇室的公主也相識,后來李白得以進入皇宮,少不了陳丹丘的引薦。

        公元735年,李白來到嵩山,住在陳丹丘新裝修的莊園里。

        恰巧岑勛路過此地,也來借宿。

        三人結伴,每日游山玩水,談天說地,過得快活似神仙。

        有一次三人在酒館喝多了,李白說起這些年四處走動,不知敲了多少王侯子弟的門,又頻頻遭受白眼和冷遇,真是憋屈得緊。

        喝高了,他卻突然又豁達了,倒開導起岑勛和陳丹丘:兄弟們,管他什么功名富貴……都是浮云……喝……喝酒才是正經事……古往今來……也就酒鬼才能名垂千古。

        岑勛和陳丹丘還真信了他的鬼話,不停叫店家拿名貴的好酒來,三人喝得酩酊大醉。

        結果賬單出來,把那兩個富二代都嚇了一跳,李白卻非常灑脫,繼續洗腦式地勸說:錢沒了還能再賺,和哥們喝酒可是喝一次少一次。快,把你倆那寶馬和貂皮大衣拿來抵了,咱們今天就要痛快到底……

        岑夫子和陳丹丘倒是非常豪爽,把錢結了。他倆因為大方買單的義舉,在歷史上留下了名字。

        【將進酒】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發,朝如青絲暮成雪。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

        烹羊宰牛且為樂,會須一飲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

        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愿長醉不復醒。

        古來圣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陳王昔時宴平樂,斗酒十千恣歡謔。

        主人何為言少錢,徑須沽取對君酌。

        五花馬,千金裘,

        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那幾年李白終日喝得醉醺醺,有時候徹夜狂歡,第二天醒來發現身上蓋著太守的衣服,而太守枕著自己的大腿。

        有時他整月整年住在朋友家中,醉飽無歸心。

        他形容那段日子是:黃金白璧買歌笑,一醉累月輕王侯。

        看上去簡直是沒心沒肺,揮霍度日了。

        然而沒過多久,他的妻子突然去世,耳邊不時傳出一些對他不利的風言風語。

        眼看仕途依然毫無著落,他這么驕傲的人怎么受得了被人看得微賤不堪。

        心灰意冷下,李白決定帶著兩個孩子前往山東,另謀出路……

        預知后事如何?請待下回分解。

        參考文獻:

        1.李長之《李白傳》 

        2.康震《康震講詩仙李白》

        3.趙昌平《李白詩選評》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