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詩人左思的不幸,我今天才理解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05-16  皮皮中尉

        本文參加了【詩韻中國】有獎征文活動


        左思是魏晉時期的一位文學家。相傳左思雖然文采出眾卻出身低微、相貌平平,青年時期默默無聞。后來,左思輾轉上千里實地調研,歷經十年嘔心瀝血,寫出了傳世名篇《三都賦》。此名篇一經問世,立即引發文雅之士廣為傳抄頌揚,竟然使得紙張奇缺,一時“洛陽紙貴”!

        這,恐怕就是我們大多數現代人對詩人左思最深刻的印象了。時光荏苒,我們似乎已經分不清,到底是左思成就了“洛陽紙貴”這個成語,還是一個成語使我們不致遺忘左思這個有血有肉的古人?

        在浩瀚的歷史長河中,如果沒有經天緯地特立獨行的言行,恐怕只會化作無形的煙云,隨著生命的終結消弭殆盡。從這個維度上看,左思是幸運的,因為他畢竟在史書中留下了一段不長的注腳,雁過留聲人過留名。

        直到有一天,我偶然邂逅左思的詩作《詠史 郁郁澗底松》,才恍然發覺,那個與“洛陽紙貴”如影隨形的人物,不再只是史書上的字句,還原為一個有血有肉的人!透過這不長的詩句,我得以走進詩人左思的內心世界,體會他淤積胸中的憤懣不平,體會到他的不幸。

        郁郁澗底松,離離山上苗。以彼徑寸莖,蔭此百尺條。世胄躡高位,英俊沉下僚。地勢使之然,由來非一朝。金張藉舊業,七葉珥漢貂。馮公豈不偉,白首不見招。

        我默默誦讀左思的心聲,默默品讀詩人的不甘沉淪。


        你看,茂盛蔥翠的松樹生長在山澗底,風中低垂搖擺著的小樹生長在山頂上。由于生長的地勢高低不同,山頂徑寸的小樹,卻能遮蓋百尺之松。那些世家子弟能登上高位獲得權勢,有才能的人卻被埋沒在下級官職中。要知道,這種情況恰如澗底松和山上苗一樣,是地勢造成的,這種情形由來已久,我這樣的凡夫俗子卻無力改變!

        想當年漢代金日磾和張湯兩大家族,無非就是依靠了祖上的庇護,才使得子孫七代都做了高官,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可這世間的確是不公平的,那位因干練而聞名四方的馮唐,難道還不算是個奇偉的人才嗎?可就因為出身微寒,頭發都花白了還不被重用呢!

        原來如此!在才高八斗的左思眼中,這個奉行門閥制度的世界竟然如此不公平。缺乏才干的

        世家大族子弟占據要位,造成“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勢族”的兩極分化現象。

        據史書記載,因為當時晉武帝征選了左思的妹妹入宮為嬪,所以左思全家因此得以來到京城洛陽。滿腹經綸胸懷一腔抱負的左思躊躇滿志,打算以這次進京為契機,謀取仕途上的飛黃騰達,展現自己的平生所學和政治思想。但是,在那個講求出身看重門閥的官場中,左思多年的努力毫無結果,最終心灰意冷,被迫放棄了做官的志向。

        包括《郁郁澗底松》在內的八首詩作,正是左思在洛陽期間寫就的八首《詠史》詩。而《郁郁見底送》,最能表達詩人的內心世界。

        結果卻是不盡如人意。左思從謀求仕途所遭遇的種種坎坷、艱難,了解到晉的政治腐敗,并反映在《詠史八首》詩中。這些詩也不能說是左思居洛陽很久才寫成的。

        詩人的不滿,往往會用辛辣的比喻隱晦的諷刺來宣泄。這首《郁郁澗底松》,猶如一位飽受欺凌的底層青年在發出戰斗號角,淋漓盡致地吹響抗爭的號角!

        “郁郁澗底松,離離山上苗。以彼徑寸莖,蔭此百尺條”。用“澗底松”被用來比喻出身寒微的士人,而“山上苗”則指代世家大族子弟。僅有一寸粗的山上小樹苗竟然遮蓋了澗底百尺長的大樹,這形象鮮明對比明顯的景致,不僅指大自然,更暗喻社會階層的不公。

        “世胄躡高位,英俊沉下僚。地勢使之然,由來非一朝”。世家大族子弟占據高官之位,而出身寒微的士人卻從此沉淪在低下的官職上。要知道,這并不是能力才華的原因,而是地勢的原因造成。這種不公平的根基由來已久,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在這里,詩人開始筆鋒一轉,開始由表及里地進行社會分析,直接揭露“九品中正制”造成階層分離的弊端。

        “金張藉舊業,七葉珥漢貂。馮公豈不偉,白首不見招”,結尾部分詩人開始引經據典,引用漢朝的典故來佐證自己的論斷。西漢的金日磾家族和張湯家族,都是憑借祖輩受到皇帝的恩寵,因此前后七代子孫都位列高官。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漢文帝時的小官馮唐,盡管為人處世老成練達,卻直到暮年頭發花白,也沒有得到重用。

        詩人左思,正是在這首《詠史》詩中展現了自己的情懷。他為之深受委屈,為之深感憤懣,他唯有借歷史片段和自然景觀來抒發自己的情感。他不敢直言針砭時弊,他只能運用這樣的筆鋒。詩人左思的不幸,溢于言表!


        詩人左思是不幸的。他自幼飽讀詩書,勤奮用功,希望能用自己的努力換來實現人生價值的黃金機會。他失敗了。他不是敗于同別人的公平競爭,而是敗于自己的家庭出身。為此,他必須默默無語,必須暗自承受,眼看那些庸碌之輩竊居高位,作威作福。面對這被奉為政策和慣例的不公,他猶如挑戰風車的唐吉坷德,雖然滿腔怒火卻無力反抗,只能選擇逃避。

        詩人左思又是幸運的。正因為世事無常,那些憑借家庭出身成為朝廷棟梁的紈绔子弟們,最終把西晉王朝帶進了死胡同,這個群體也紛紛身敗名裂家破人亡。而左思則在不甘沉淪的逆境中憤然起身,用一篇瑰麗奇偉的《三都賦》掙得文學史上的不朽地位。不要小看“洛陽紙貴”這樣的成語,這短短四個字就是一頂璀璨的王冠,使左思的才華彪炳史冊。

        所謂幸運與不幸,只是一個硬幣的兩面,只是一面冷酷無情的鏡子。你執迷于不幸,就會從此深陷不幸的泥潭無力自拔;你看淡不幸,就會抽身而出選擇人生正確的方向。幸與不幸,是個永恒的話題,無論左思還是你我,永遠都在拷問每一個世人的胸襟與良知,冷靜地揭示生命的終極意義。能夠驅使人做出正確判斷的,唯有學識、良知與胸懷!

        透過《詠史 郁郁澗底松》,詩人左思的不幸,我直到今天才理解。詩人左思的不屈,我直到今天才明白。無論身處哪一個時代,明白領悟其實不分早晚,只要懂得,只要踐行,就是另一種幸運。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