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btymc"></mark>

  • <optgroup id="btymc"></optgroup>
      1. 分享

        更多

           

        紅樓夢中你可能不認識的詞39

        2019-05-19  江山攜手

        生受

        音sheng1shou4

            沒有研究這個詞的含義之前,我總是把受理解成接受,把生當成活生生的生。后來發現,四大名著中這個詞用得頻率很高,意義很豐富,還不是很好講。

            紅樓夢第三十七回:

            寶玉回來,先忙著看了一回海棠,至房內告訴襲人起詩社的事。襲人也把打發宋媽媽與史湘云送東西去的話告訴了寶玉。寶玉聽了,拍手道:“偏忘了他。我自覺心里有件事,只是想不起來,虧你提起來,正要請他去。這詩社里若少了他還有什么意思。”襲人勸道:“什么要緊,不過玩意兒。他比不得你們自在,家里又作不得主兒。告訴他,他要來又由不得他,不來,他又牽腸掛肚的,沒的叫他不受用。”寶玉道:“不妨事,我回老太太打發人接他去。”正說著,宋媽媽已經回來,回復道生受,與襲人道乏,又說:“問二爺作什么呢,我說和姑娘們起什么詩社作詩呢。史姑娘說,他們作詩也不告訴他去,急的了不的。”寶玉聽了立身便往賈母處來,立逼著叫人接去。賈母因說:“今兒天晚了,明日一早再去。”寶玉只得罷了,回來悶悶的。

            這里是送湘云東西,湘云回復說生受,是接受他人禮物時的道謝語。是接受的含義加上感謝的含義。

            第六十回:

            柳家的忽見一群人來了,內中有錢槐,便推說不得閑,起身便走了。他哥嫂忙說:“姑媽怎么不吃茶就走?倒難為姑媽記掛。」柳家的因笑道:「只怕里面傳飯,再閑了出來瞧侄子罷。”他嫂子因向抽屜內取了一個紙包出來,拿在手內送了柳家的出來,至墻角邊遞與柳家的,又笑道:“這是你哥哥昨兒在門上該班兒,誰知這五日一班,竟偏冷淡,一個外財沒發。只有昨兒有粵東的官兒來拜,送了上頭兩小簍子茯苓霜。余外給了門上人一簍作門禮,你哥哥分了這些。這地方千年松柏最多,所以單取了這茯苓的精液和了藥,不知怎么弄出這怪俊的白霜兒來。說第一用人乳和著,每日早起吃一鐘,最補人的,第二用牛奶子,萬不得,滾白水也好。我們想著,正宜外甥女兒吃。原是上半日打發小丫頭子送了家去的,他說鎖著門,連外甥女兒也進去了。本來我要瞧瞧他去,給他帶了去的,又想主子們不在家,各處嚴緊,我又沒甚么差使,有要沒緊跑些什么。況且這兩日風聲,聞得里頭家反宅亂的,倘或沾帶了倒值多的。姑娘來的正好,親自帶去罷。”

            柳氏道了生受,作別回來。

            《西游記》第六十一回:

            行者道:"那老牛與我戰經百十合,不分勝負。他就撇了我,去那亂石山碧波潭底,與一伙蛟精龍精飲酒。是我暗跟他去,變作個螃蟹,偷了他所騎的辟水金睛獸,變了老牛的模樣,徑至芭蕉洞哄那羅剎女。那女子與老孫結了一場干夫妻,是老孫設法騙將來的。"牛王道:"卻是生受了,哥哥勞碌太甚,可把扇子我拿。"孫大圣那知真假,也慮不及此,遂將扇子遞與他。

            這里是牛魔王變做豬八戒說的話。生受,相當于辛苦了。

            《三國演義》第八十九回:

            隱者又曰:“丞相休疑,容伸片言:某一父母所生三人:長即老夫孟節,次孟獲,又次孟優。父母皆亡。二弟強惡,不歸王化。某屢諫不從,故更名改姓,隱居于此。今辱弟造反,又勞丞相深入不毛之地,如此生受,孟節合該萬死,故先于丞相之前請罪。”孔明嘆曰:“方信盜跖、下惠之事,今亦有之。”

            這里的生受同上面的生受,也是辛苦的意思。

            《水滸傳》第二十七回:

            把到樓上,教武大看了,說道:“這貼心疼藥,太醫叫你半夜里吃。吃了,倒頭把一兩床被發些汗。明日便起得來。”武大道:“卻是好也!生受大嫂,今夜醒睡些個,半夜里調來我吃。”那婦人道:“你自放心睡!我自伏侍你。”

            這里的生受,是武大對潘金蓮說的。客氣話,相當于麻煩你了。

            在《水滸傳》中生受還與否定詞連用,如說不須生受,不消生受。意思不是不接受,反而是接受就接受,不必道謝、不必客氣的意思。

            如第六十五回:

            吳用道:“兄長夢晁天王所言,百日之災,則除江南地靈星可治,莫非正應此人?”宋江道:“兄弟,你若有這個人,快與我去,休辭生受,只以義氣為重。星夜去請此人,救我一命。”

            第八回:

            被薛霸只一按,按在滾湯里。林沖叫一聲:“哎也!”急縮得起時,泡得腳面紅腫了。林沖道:“不消生受。”薛霸道:“只見罪人伏侍公人,那曾有公人伏侍罪人。好意叫他洗腳,顛倒嫌冷嫌熱!卻不是好心不得好報!”

            又《水滸傳》第二十四回連用兩個“生受”:

            那婦人洗手易甲,齊齊整整,安排下飯食,三口兒共卓兒食。武松是個直性的人,倒無安身之處。吃了飯,那婦人雙手捧一盞茶遞與武松吃。武松道:“教嫂嫂生受,武松寢食不安。縣里撥一個土兵來使喚。”那婦人連聲叫道:“叔叔,卻怎地這般見外?自家的骨肉,又不扶侍了別人。便撥一個土兵來使用,這廝上鍋上灶地不干凈,奴眼里也看不得這等人。”武松道:“恁地時,卻生受嫂嫂。”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国产情侣